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13 22:07:26作者:喻大小姐

关于盛时年白汐汐的小说完整版《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喻大小姐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女人,招惹一次,负责到底!”一场意外,白汐汐沦为男人半年的女人。180天,她被要求白天听话,晚上学习新姿势,简直被折磨的残败不堪。终于半年之期已到,白汐汐狂嗨庆祝:“我自由了!盛先生,再也不见!”某盛先生看着视频,怒火中烧。这女人不仅弄乱了他的身,还乱了他的心,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没门!当夜,盛先生强势降临,踹门而入:“小鲜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精彩小说完整版 盛时年白汐汐 免费试读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第七章 实际行动道歉

第七章 实际行动道歉

白汐汐怔住,后一秒,茫然的视线瞬间变得惊慌。

是盛时年!

完了完了!这都多少点了,她竟然忘了!

“宸泽,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见!”白汐汐不敢有一秒的停留,捞起包包就跑。

跑到外面,她招了辆出租车,直接去帝城A座。

坐在车上,想到以前那些消失在世界上的女人,她就紧张的手心冒汗,不断督促:

“司机师傅,麻烦快点,再快点。”

好在,她吃饭的地方离帝城A座,不是太远。

白汐汐是在最后一分钟赶到总统套房的,她喘着粗气,额头上冒着细汗。

看着坐在沙发上高贵冷凝的男人,她一口气都没有缓,直接道歉:

“盛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今天忙工作,就一时忘了。”

她知道,像盛时年这样的身份,一分钟收入都不可估量,而她迟到整整45分钟,再大的歉意也弥补不了。

盛时尊贵的视线抬起,施舍般的落到她身上,冷然启唇:

“知道我最厌恶什么么?”

声音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

白汐汐忐忑,还没开口,男人清冷的声音扬出。

“迟到、背叛。”盛时年压低了嗓音。

他修长如玉的手端起红酒,轻轻摇晃,瑰丽的液体起起伏伏,像是血液。

而他,是嗜血的野兽,操控着猎物的生死。

白汐汐直觉被一股寒霜包围,周身发寒。

正不解背叛是什么意思,一旁桌上的一沓照片落入她眼里,吓得她脸色发白。

他,调查她了。

早上她仅是等盛子潇,他就那么冷怒,现在他看到这样的照片……

白汐汐不敢想,吓得直接走过去跪到他脚边,忐忑心慌的解释:

“盛先生,是我错了,我不该迟到。

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南宸泽只是我青梅竹马长大的朋友,相当于兄妹,我当时情绪很不好,他就抱了我一下,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请你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

女人的声音几近哀求。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她身上有白家的责任,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她更不能,连累南宸泽。

女人突然下跪的动作,让盛时年剑眉拧起,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拉起带入怀里:

“谁让你下跪的?”

白汐汐突然落入宽厚的怀抱,男人好闻的麝香袭来,她错愕了下。

望着那张近在咫尺异常俊美的脸,不可置信的问:“盛、盛先生,你不生气了?”

她有双很清澈明亮的眼睛,灿如星光、清如泉水。

盛时年胸膛里的火气少了一星半点,他从来也没有虐待女人的癖好。

薄唇抿开,冷冷道:“去洗澡,用你的实际行动道歉。”

白汐汐僵了僵,实际行动,是指……

可她现在没有选择,只要不把她杀死,丢进太平洋,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嗯。”她抿唇点头,快步跑开。

待在角落里的苏南,一脸太阳打从西边出来的表情。

总裁那么大的怒火,他都做好为白汐汐收尸的准备了,结果就这么没了?

看来,这个白汐汐对总裁而言很不一般,他得列入重点注意对象范围。

深知不该再待下去,他悄声退出房间。

二十分钟后。

“吱嘎~~”一声,白汐汐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穿着洁白的浴袍,头发已经吹干,柔顺的披散在双肩,胸前领口遮的紧,并没有露出什么。

但下面纤细的腿和精巧的脚,已足够惹人瞩目。

这样的她,清纯中透着娇俏,迷人中带着矜持。

盛时年眸底闪过一道微暗的光,一抱将她抱起,大步流星走到床边,将她压在身下。

男人强盛的气息侵略性袭来,白汐汐想起昨晚的痛楚,害怕的全身紧绷。

可是她已经惹盛时年不悦了,不敢再有反抗。

否则,再惹怒他的后果,她承担不起。

白汐汐闭上了眼睛,微咬着唇的贝齿,泄漏了她的紧张。

盛时年看着她这样,俯身,冰冷的唇落到她脸上,嗓音暗哑:

“放松,这次我会轻点。”

他知道,昨晚病情的原因,没少让她受罪。

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带着鲜有的耐心。

他没有直接进去,让白汐汐轻松了那么一点点,对他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好感。

虽然还是很害怕,但她没有再表现出来,

因为她知道,男人的耐心是有限的。

何况,这个男人是盛时年。

思绪间,身子一凉,身上的浴袍已然散开。

白汐汐抓紧了床单。

灯光下,女人的身体年轻曼妙,肤白如雪,每一寸都带着美丽的诱或。

盛时年只觉一股热气从身体最深处涌出,那是最原始的浴望。

他大手搂住她的腰,直入主题。

对他而言,这只是解决生理需求,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上面。

白汐汐却在他进去的那瞬间,疼的脸色苍白,抑制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准哭。”盛时年开口。

他不喜欢她哭,会搞得像他强上。

白汐汐吓得一颤,眼泪却还是不听话的流了下去,她的小手也紧紧的抓着床单,起了很多褶皱。

她绷的那么紧,盛时年感受不到一丝的愉悦,反而很疼。

这样的她,让他很恼火!

如一桶冷水从上方浇下来,所有的热情都一消而散。

盛时年抽身出来,起身,冷着脸穿衣服:“出去。”

白汐汐得到自由,出于原始的害怕,她一刻也没有停留,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她真的很怕,怕他身上的冷气,怕他的尺寸……

房间很快陷入安静。

盛时年窝着火,起身去浴室,打开冷水降火。

看着久经不退的某处,他烦躁的很,实在不明白刚刚要放过她。

怜香惜玉,不该是他的风格。

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五点。

盛时年褪去了昨夜的情绪,恢复往常的清冷淡漠,高贵的走出房间。

眼角,却意外的瞥见门边蹲着的女人。

她抱着自己的双腿,头埋着,显然还在睡。

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浴袍,露出的腿已经被冻的发青。

盛时年眉宇蹙起,眸中闪过诧异。

她怎么会没走,睡在这里?

感受到寒气,白汐汐醒了过来,抬眸,就看到站在一旁,尊贵冷凝的盛时年。第7章结束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第八章 怪我技术不行?

第八章 怪我技术不行?

他逆着光,身姿修长挺拔,面容精致冷硬。

  从下望上去的角度,他的气场显得愈发强盛压迫。

  白汐汐其实,昨晚一走出房间,就后悔了。

  是她自己招惹上门,然后同意做他半年的女人,结果矫情成那样。

  不论换作哪个男人,都会发火。

  而盛时年高高在上的,更是手段残忍,要是他发怒牵连白家,就完了。

  当时她就想倒退回去,可私部传来的疼,让她颤抖、害怕,最后就待在这里睡着了

  现在看到他,白汐汐连忙站起身想要解释,小腿却一阵酸麻,“啊!”的一声,差点就摔了下去。

  盛时年本能反应的伸出长臂,扣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一带。

  触及到的冰凉,让他拧了拧眉。

  白汐汐意外的瞪大了眼睛,他竟然会救她……

  看着他冷硬立体的脸,她好半响才回过神,小嘴抿开:

  “谢、谢谢。那个昨晚的事情,对不起。

  我只、只是因为前晚很害怕紧张,再加上……很疼,才那样的。”

  盛时年搂着她,倒是没想到她待在门口睡一晚,就是为了跟他道歉。

  望着她的小脸儿,昨晚的烦躁莫名得到了安放:

  “这么说,该怪我技术不行,太粗暴了?嗯?”

  上扬的尾音,带着爱昧的询问。

  白汐汐就在他怀里,闻着他好闻独特的清冽气息,她心尖儿一紧,红着脸摇头: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

  虽然好像可能……是那个原因,但她是纵然不敢说的。

  盛时年看着她精致发红的小脸,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不过她原本粉润的唇一片干涩发白,身子也凉的像从冰库里走出来。

  “蠢女人。”他低骂一声,一抱将她抱起,转身走回房间。

  把她放躺在床上,他拿过空调遥控器,调好合适的温度。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优雅利落。

  白汐汐待在被窝里,看着盛时年的一系列动作,惊讶又触动。

  从家里破产后,除了南宸泽,就没有人再关心她了。

  而她还惹他生气,他怎么还……

  盛时年却是高冷的没当回事 ,转眸看了眼白汐汐,不冷不淡开口:

  “你睡一觉再离开。”

  这下,白汐汐是确定,他在关心她了。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感动内疚,看着他的背影,她突然开口叫道:

  “盛先生,我今晚会好好准备的。”

  盛时年走到门边的步伐僵了一瞬,随即恢复自然:

  “你只要不哭,别夹那么紧,我就满意了。”

  丢下这句让人面红耳赤的话,他踩着清辉走了出去。

  白汐汐脸红成猪肝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怎么可以说的这么污?

  他还是那个禁 欲高贵的盛时年吗?

  好后悔,为什么要说那个话……

  白汐汐羞着羞着,还是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房间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由于这是盛时年的房间,她警惕的很快醒过来,掀开被子起床走出去。

  客厅里,苏南正在整理几个袋子,见到白汐汐,他恭敬的打招呼:

  “白小姐,你醒了。这是总裁吩咐我为你准备的,你看看合不合身,不合的话我再去换。”

  原来是苏秘书,白汐汐礼貌的点了点头,迈步走过去。

  桌子上,几个袋子精致,里面装的是奢侈品牌的衣服、裤子、鞋子,甚至连底衣都有。

  第一次被别人买贴身衣物,白汐汐小脸儿一红,随便看了看尺码,说:

  “都能穿,谢谢苏秘书了。”

  “不用谢,那我先去工作了。”苏南礼貌的退下。

  诺大的房间,只剩下白汐汐一人。

  看着几个袋子,她莫名的有种罪恶感。

  她昨晚那么不配合,盛时年还吩咐秘书给她准备这些,似乎,他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冷血。

  不过,伴君如伴虎,她今晚还是努力,尽量不要再招惹他吧。

  至少……‘只要你不哭,别夹那么紧’

  想到男人低哑的话语,白汐汐脸红发烫,害羞的穿上衣服快速离开。

  接下来的一天,她都在想方设法的做准备工作。

  到下午,三个方案出炉。

  第一:喝醉酒。

  第二:买情药。

  第三:用晴趣用品。

  白汐汐首先排除了第一个,盛时年有很严重的洁癖,肯定很厌恶醉醺醺的女人。

  而第三个,也得排除,毕竟那种时候,根本没时间抹这个涂那个。

  最后,剩下的就是第二个-药。

  白汐汐读大学的时候,被人下过一次,那次害得她差点儿失身,还导致她没能跟暗恋的人告白。

  打从心底里,她是厌恶的。

  可想到前晚的痛苦,她别无选择。

  要想这半年的时间过的安稳点,就得讨好盛时年。

  走出公司,白汐汐在街上逛了一会儿,瞧见一家城人用品店,她偷偷摸摸的溜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脸已经红成了番茄。

  出于昨晚的迟到,她招了辆出租车,打算提前过去。

  “叮咚叮……”然而刚坐上车,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看到是盛爷爷的来电,白汐汐不敢怠慢,连忙接听。

  “汐汐啊,你下班了吗?”电话里,传来老人和蔼的声音。

  白汐汐点头:“嗯,刚下。”

  “那我这电话打的真是时候,你现在不用回家,直接坐车来盛家,我特意抽空回帝城一天,今晚家里聚餐,可要好好说说你和子潇的事情。”

  盛爷爷回来了?还要说她和盛子潇的事情?

  白汐汐拿着手机的紧了紧,慌张又有些无措。

  她和盛子潇是注定不可能了,可家里破产后,是盛爷爷伸出援助之手,帮了她们家很多,她该怎么跟盛爷爷解释?

  “汐汐,你快点啊,我先挂了。”那端,很快挂断了电话。

  白汐汐无奈,只能抿唇,告诉司机新地址。

  她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希望盛子潇同意她的提议,和她假装半年情侣。

  不然,不管是盛时年、还是爷爷那边,都不好交代。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盛家宅院门口。

  白汐汐拉开车门下车,刚进院子,就看到盛子潇站在花树下,潇洒不羁的脸上浮动着怒气。

  见到她来了,眉宇间的厌恶更是毫不掩饰。

  “呵,本事倒是挺大的嘛,竟然能让爷爷百忙之中回帝城。”他冷嘲热讽道。

  白汐汐脸白了下:“盛少,我也是才……”接到电话的…

  “砰!”后面的话没说完,她整个人被盛子潇一抵,压在了墙壁上。

第9章开始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第九章 欲擒故纵玩的不错

第九章 欲擒故纵玩的不错

“砰!”后面的话没说完,她整个人被盛子潇一抵,压在了墙壁上。

  他的身子压着她,毫无距离。

  白汐汐下意识的抵触和他的接触,身子紧绷,抬起手用力推他:

  “盛少,我真的不知道,这是在院子里,你快放开我。”

  盛子潇嗤笑一声,目光嫌弃的看着她:

  “呵,你还知道羞耻?我以为你这种不顾一切送上门的女人,就算是在地上,也心甘情愿呢?”

  说出的话语讽刺至极,比对夜总会的小姐还轻贱。

  白汐汐唇瓣紧紧的抿了抿,咬牙,挤出声音:

  “不管你信不信,爷爷回来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也知道你很厌恶我,因此我愿意解除婚约。”

  她说的笃定。

  不管是因为盛时年,还是因为他对她的厌恶,她都不想再嫁给他受虐。

  盛子潇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眉宇蹙起,不信的打量着她。

  这个女人,从白家破产后,就靠着爷爷,想方设法的要嫁给他,讨他欢心。

  现在居然主动说解决婚约?

怎么可能?

  面对他的审视,白汐汐小脸坦诚,开口说道:

  “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想再让你为难,但是白家暂时脱离不了盛家,我得等到半年后,才跟爷爷说我们不适合,解除婚约。

  所以这段时间,盛少你只需要和我假装恩爱就好。半年后,我会把钱还给盛家、也会彻底消失在你眼前。”

  这个打算,是在前晚就想清楚的。

  因此白汐汐说的很顺畅,坚定。

  盛子潇听到她这么说,忽而笑了。

他眼底的打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看穿和嘲笑:

  “假装友好相处?白汐汐,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从而放松警惕,对你日久生情?”

  白汐汐:“……”

  他是孔雀投胎的吗!真以为自己很好,她一定要对着他死缠烂打?

  此时,一墙之隔的外面,一辆豪华的帕加尼缓缓驶入地下停车场。

  盛时年一般很少回老宅,但今天接到老爷子的电话,他特意抽时间赶回来。

  刚下车,角落里便传来细细碎碎的议论声。

  “那女人太不要脸了,竟然一进院子就勾 引少爷。”

  “是啊,你们看她那贱样,就巴不得少爷上她。”

  “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不直接去夜总会卖?真是糟蹋了我们少爷。”

  三名佣人打扫着卫生,一边愤愤不平的窃窃私语。

  每一句话,无不是对白汐汐的鄙视嫌弃。

盛时年寒眸微眯,冰冷的视线射过去,如冰封般的凛冽。

  几个佣人感觉到气场压来,下意识扭头,结果就看到高大修长的男人。

  “九爷!”顿时,都被那杀气吓得跪了下去。

  在盛家,谁都了解九爷的脾气。

  若是惹他不悦,下场只有两个,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而待在盛家这么久,她们自然知道,此刻的九爷在生气,比往日还要冷、还要肃杀。

  三个佣人心里忐忑,脸色越来越白,身子瑟瑟发抖:

  “九爷,对不起,我们不该议论,求你给我们一次机会。”

  然而,面对三人的哀求,盛时年冷漠的脸也没有丝毫动容。

  他清冷的视线从她们身上一扫而过,薄唇抛出:“割了舌头丢出去。”

  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

  三个佣人吓的当场晕了过去。

  一旁的苏南浑身冷汗,这白小姐,现在简直成了总裁的逆鳞啊~~

  惹不得、惹不得……

  盛时年迈入电梯,脑海边不断闪过佣人们的对话,面色冷凝敷霜。

  老爷子说今晚是家宴,白汐汐也来了?

  院子里。

  白汐汐很认真的解释了无数遍,连签合同盖手印都说了,可盛子潇还是不相信她。

  再这样下去,盛爷爷都该下楼吃晚餐了。

  她有些心急的说道:“盛少,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盛子潇挑了挑眉,厌恶的噙着她,说:

  “那让我看看,你说的是怎么个假装恩爱法。”

  “就是……”白汐汐想回答。

  盛子潇的一只大手却突然落在她脸上,直接一摸:“这样?”

白汐汐浑身触电般的一颤。

  盛子潇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大手随即又转移她腰上,将她往怀里带的更紧密:“还是这样?”

  他的话语带刺,动作轻佻,并不是真的想摸她,而是在羞辱。

  白汐汐又气又急,跟这个无耻又孔雀的花 花公子,根本谈不下去了。

  “你放开!”她骂道,拼命反抗。

盛子潇感受到她挣扎的力道,桃花眼眯了眯,讽刺道:

“放开?白汐汐,我发现你不只贱,演技还挺好的。一边找爷爷逼我娶你,一边在我面前欲擒故纵,你怎么不去演戏呢?”

白汐汐懒的再跟他解释,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

她抬起手,用尽全身的力道推他。

  然而挣扎间,‘嗒’的一声,一瓶小东西掉在了地上。

  盛子潇垂眸,便看到了那个药品,随即轻蔑的笑道:

  “呵,女人,连药都准备好了,还装吗?”

  白汐汐看到药,小脸儿瞬间窘迫难堪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是用在她自己身上,去配合九叔的吧?

可找别的借口,盛子潇也根本不会相信的。

  就在白汐汐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之时,一道清贵的声音响起。

  “你们在做什么?”盛时年站在不远处,犀利如刀的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只见她娇小的身子待在盛子潇怀里,小脸儿绯红,姿势紧密亲昵。

他眸内涌动着不可抑制的怒火,黑沉危险。

  白汐汐听到声音,转眸看去,就看到浑身清寒的盛时年。

  迎着光,他那张俊美如斯的脸,笼罩着山雨欲来的阴沉、暗冷。

  她心里骤然一沉,紧张又心虚的,猛地推开盛子潇。

  盛子潇没想到九叔会突然出现,他身上的冷寒,让他不得不敬。

  开口,打笑道:

  “九叔,让你见笑了,我和汐汐随便开开玩笑。”

  前晚的事情表明,九叔是和爷爷站在同一立场的,因此他不可能让九叔知道他和白汐汐的关系。

  闻言,盛时年脸色愈发的阴沉,他深邃的目光紧锁白汐汐:

“是么,只是玩笑?”第9章结束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第一十章 女人,解除婚约

第一十章 女人,解除婚约

他这话,是特意针对她的。

那眸子里的危险,好似蛰伏的野兽,随时会将她吞入腹中。

白汐汐被他看的快要窒息,感觉到他滔天的怒火,她心慌发紧。

这个时候,无论解释什么,他都不会放过她的。

而且他单独问她、她特意解释,很难不让人多想。

白汐汐紧紧的抿了抿唇,声音小如蚊蝇的嗯了一声,转移话题:

“我先去找爷爷,你们聊。”

说完,她弯身捡起地上的药,狼狈而逃。

盛子潇嗤之以鼻,永远都只会找爷爷,恶心的女人。

他转眸想跟九叔寒暄,昨早的事情还没解释清楚。

然而还没开口,九叔就一脸冷凝的从他身边迈步走过,那周身强盛的气势拒人于三千里之外。

奇怪,九叔今天这气质,怎么又那么冷?

比昨早上还冷。

餐厅,因为盛远森的通知,晚餐格外的丰富,慎重。

佣人们谨慎小心的布着菜,每一道菜都精致豪华。

一项很晚回来的盛耀中夫妇,规矩的坐在位置上,盛子潇即使心里不悦,也坐在两人身边。

对面,盛时年一个人坐着,姿态清冷华贵,格格不入。

白汐汐是跟着盛远森走进餐厅的。

看到所有人都在,又扫见盛时年冷若冰霜的脸,她心虚的低头。

莫名的,想到她和他私下的关系,她就紧张。

盛家夫妇看到白汐汐,不喜之色明显跃于脸上。

她们想要的EX,是名门望族的千金,那样才能巩固自己儿子的地位,而白汐汐这种破产小姐,只能拖后腿。

真是越想,越气。

盛子潇更是倨傲的,看都没看白汐汐一眼,坐着位置上,手指玩转着筷子,浪漫不羁。

盛远森扫一眼几人,和蔼的拍了拍白汐汐的手:“汐汐啊,先坐。”

说着,他牵着白汐汐走过去。

由于那边已经坐了三个人,他随意的把她安排在这边只有盛时年一个人的位置上。

座位间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白汐汐能清晰的闻到盛时年身上独有的清冽气息,她不安的挪动位置,往最边边上坐。

盛时年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眼眸似结了冰,冰寒万尺。

盛远森坐到高位上厚,看着几人,径直开口宣布:

“汐汐和子潇的婚事,定在半年后,但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盛家的一员,谁都不准挤兑她。

至于子潇,你要是反对不想娶,那就交出公司副总裁的位置,搬出盛家。

反正,你不喜欢我的安排,也应该不喜欢我给你安排的位置。”

铿锵有力的话语,直接表明他的立场。

盛家夫妇一听,连忙变了脸色,开口附和:

“爸,哪儿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子潇只是一开始还没习惯,多相处相处,会喜欢汐汐的。”

“子潇啊,快跟你爷爷说说。”

盛子潇亦是没想到爷爷态度这么坚决,他厌恶的扫了眼对面的白汐汐。

一定是这个女人之前上楼,又跟爷爷说了什么。

但现在纵然不敢当着爷爷的面反驳,他唇角一勾:

“爷爷说的哪儿话,我刚刚还在院子里跟汐汐调。情,怎么会不想娶她。

汐汐,你说是吧?”

听到问题,白汐汐紧张的手心起了汗。

之前在院子里时,盛时年就已经误会了,现在她要是再承认,他会不会……

可现在的情况,她要是不配合,盛子潇会更厌恶她,爷爷那里也不好解释。

一番的为难犹豫后,白汐汐紧紧的抿了抿唇,挤出声音:

“嗯,盛少对我挺好。”

闻言,一旁的盛时年面色冷寒,手中的银制筷子因为用力,弯出了一个弧度。

从触及到那个问题时,他就下意识的转眸扫向她,想看她怎么解释。

她倒好,还敢承认!

白汐汐感觉到危险的视线,一转眸,就对上那双异常漆黑深邃的眼睛。

她心间一颤,吓得连忙转移视线,后背起了层密汗。

盛远森听到白汐汐的话语,脸色这才缓和一点,慈祥的说:

“汐汐,那以后你就和子潇好好相处,多培养培养感情。”

白汐汐心慌发紧,不自然的点了点头,安静的低头,吃碗里的白米饭。

整整一顿饭下来,她都因为身边男人的气息,如坐针毡。

饭后,白汐汐想走,爷爷却说他只在家一晚,明早又要去国外,让她留下陪他。

无奈,她只能留下。

在院子里和爷爷聊了会儿天,她起身上楼,准备去客房睡觉。

在路过某个房间时,一只冰冷有力的大手突然落下她手腕上,她整个人被用力一拉,带入了房间。

“砰。”身子被压在墙上,眼前是男人精致绝伦的脸。

白汐汐喉咙一紧,心虚的连忙开口:“盛先生,爷爷也上楼了,你先松开我。”

她的声音带着颤抖。

这里是盛家,那么多双眼睛,她真的很怕被发现。

盛时年看着她慌张的脸,薄凉的唇瓣冷冷掀开:

“女人,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个交代?”

昨晚对他抵抗推拒,今天一转眼,就跑到盛子潇怀里。

想到那个画面,盛时年胸膛里就涌动着一团不受克制的火,恨不得把她摧毁。

那样,她就不会去沾惹别的男人!

房间的空间很大,却因为极冷的气息,显得压抑。

白汐汐小小的身子在他的禁锢下,宛如渺小的猎物,根本挣脱不了。

知道他指的院子里的事,她慌张解释:

“我是接到爷爷的消息才过来的,可刚下车就被盛少拦住了,他以为是我让爷爷回来逼他娶我,就对我……那样……

我推他了,但是推不动,不过除此之外,我们真的没有接触。”

她解释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字没说好,就惹怒他。

盛时年如墨的眼神盯着她,寒眸深不见底。

片刻,他抛出话语:“既然你不喜欢他,我替你解除婚约。”

他言语冷凝,霸道。

喻大小姐的《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就可以了哦~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

作者:喻大小姐状态:已完结

关于盛时年白汐汐的小说完整版《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喻大小姐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女人,招惹一次,负责到底!”一场意外,白汐汐沦为男人半年的女人。180天,她被要求白天听话,晚上学习新姿势,简直被折磨的残败不堪。终于半年之期已到,白汐汐狂嗨庆祝:“我自由了!盛先生,再也不见!”某盛先生看着视频,怒火中烧。这女人不仅弄乱了他的身,还乱了他的心,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没门!当夜,盛先生强势降临,踹门而入:“小鲜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