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0:33:55作者:木影

情深唯有岁月知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宋暖宋京墨,是木影创作了宋暖宋京墨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宋暖曾以为自己是整个皇宫里最特殊的女人。因为坐拥后宫三千的宋京墨独独怜她,宠她,好似也爱她。她沉溺在这份宠爱里无法自拔。直至他当众让她出丑,将她贬黜,甚至废了她的双手,逼的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她才明白,这个帝王的心,从不在她身上……

《情深唯有岁月知》情深唯有岁月知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宋暖宋京墨 免费试读

情深唯有岁月知全文免费阅读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1章 二选一

她想当时一定是被宋京墨气急了,才说出这些话,宋暖在林子转了大半圈也没看见人影时回想。

她看了眼天色,一定要赶紧在天黑之前找到沈夕颜。

山林中的气温到了夜晚极冷,宋暖打了个寒颤,此时却听到有人在说话。

一人清冷的声音,“事情准备的怎样?”

风声窸窸窣窣,阿暖听得断断续续,她想听得再真切些,稍稍向前了一步,只听见一人说道:“主上,都准备好了,我们的人发回消息,已经把人抓住了。”

抓住了谁,阿暖听不懂,这些人到底是谁。

“主上,此次真是天助我们,要不是她的马受惊,我们还没这么容易抓到人。”

阿暖惊到,原来沈夕颜被人抓走了,他们要抓沈夕颜做什么。

“好,派人通知宋京墨,要想救他的心上人,崖边见。”

“是。”

这些人要利用沈夕颜引出宋京墨!

这明显就是阴谋,宋暖暗道,可宋京墨这么喜欢沈夕颜,他一定会去,她不敢多想,也顾不得回去通知,毅然向崖边走去。

果然,阿暖看见沈夕颜背对着她靠在一侧的石头上,身上被五花大绑,旁边还有个黑衣人看守,阿暖躲在一侧,想着怎么将黑衣人引走。

“嘿,就你了。”阿暖抓起脚边的兔子,将腰间的水壶套在它的腿上,“小兔子,就当帮我一个忙,快点跑哦!”

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黑衣人警惕道:“谁?”

“砰砰砰!”

黑衣人被声音吸引,呸了一口。“我看是哪个鼠辈。”

就在这时,阿暖立马低腰跑到石头的后面,“沈夕颜,你有没有怎么样?”

沈夕颜眼上蒙着一层黑纱,听到宋暖的声音,急急问道:“宋暖,京墨他来了没有?”

“他…快来了,你别怕,我救你出去。”阿暖一边稳住沈夕颜的情绪,一边替夕颜解着绳子。

“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恨我?”沈夕颜沉默良久,实在想不通宋暖的所为。

“我不是救你,是在救他。”宋暖知道夕颜怎么想,但她做不到明知是陷阱还看着宋京墨往里跳。

“我看,你要先想想怎么救自己了。”苏木从后将剑抵住宋暖的脖颈,冷冽的刀峰在月光下闪着锋芒。

她记得这个声音,是他们口中的主上,宋暖停下手中的动作,渐渐站了起来,她这才看清来人,翠竹色的青衣,长发用一根竹簪束起,如果不是宋暖亲耳听到那人的命令,很难将他和杀人组织联合起来,只是他此时戴了面具,看不清他的容貌。

苏木收回剑,走上前,“我倒小看了宋京墨的女人,差点就让你们逃了,游戏似乎变好玩了,不如我们猜猜在宋京墨的心里,你们两个哪个更重要?”

“你们去找块结实的板子来。”苏木吩咐下去。

宋暖皱眉看了一眼苏木,不知他又要搞什么名堂。

他如果存了心要她的命,要杀就杀,要剐就剐便是,何必弄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出。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2章 我们的孩子

感受到阿暖的注视,他邪魅一笑,说出的话就像地狱的锁魂使者,“你们看上去身形差不多,等会呢,你们就站在木板的各一侧,可要站稳了,不然还没等到宋京墨来,你们可就都掉下去了。”

真是疯子,阿暖在心里骂道。

阿暖和沈夕颜被推着站上了木板,那些人慢慢把木板移到崖间,她能听到崖边凛冽的风声,吹得人生疼,但两人都不敢动,反而绷紧了身子,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这个游戏叫什么好呢?不如就叫它跷人板。”那人自言自语,徘徊在两人中间,“我真好奇宋京墨会选你还是你呢?”

苏木看着她俩,就好像真的只是在玩一场游戏,丝毫没将人命放在眼里。

“你很紧张?”苏木靠近沈夕颜,“放松一点,宋京墨如此喜欢你,我猜…你赢的机率应该大点。”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故作为难:“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人,一个是喜欢自己的人,真是好难选啊。”

这个人怎么对后宫之事如此了如指掌,宋暖狐疑,难道宫中也有他的人?

正当宋暖细想时,宋京墨的声音打断了她,“我来了。”

“京墨!”沈夕颜见到来人,大声的喊道,木板因受力轻移,微微转动了方向,吓得沈夕颜赶紧闭嘴,只看着脚边跌落的石子儿长吁一口气。

“你怎么在这里?”宋京墨看着另一边的阿暖问道,纸条上只写了要他来救沈夕颜。

“说起来还有点感人,她为了救你的心上人,不惜只身犯险。”苏木故意叹了一口气很是感慨的模样。

“阁下这是何意?若是想要钱财,直说就是。”宋京墨皱眉看着面前的人,将怒气暂时压下。

“宋京墨,介绍我之前,我们先玩个游戏吧。”苏木微微一笑,指着崖边的人,“你的两位夫人,今日只能活一个,你是选左边还是右边?”

“如果我说两个我都要呢!”宋京墨直视着他。

“佛说,世人不可太贪心,因为往往最后,两个都得不到。”他的话语满满的不羁,也不知哪里学来的佛理。

宋京墨捏紧拳头,他真想此时一拳挥在那人面具后的脸上,“你到底是谁?怎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生气了?”苏木一改玩世不恭的模样,“宋京墨,你皇族的脚下有多少无辜鲜血,怎会记得我!”

“如果你的仇人是我,冲我来,你放了她们。”宋京墨狠狠说道,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呵。”苏木一声轻笑,“你再犹豫,就真的两个都救不了哦。”他下巴一扬,指了指因为站的太久已经开始发抖的沈夕颜。

其实,宋暖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期待的,如果真的只能救一个,他会选谁,至少他刚刚没有毫不犹豫的选择沈夕颜,那么在他心里,她是不是也没有那么讨他厌。

“京墨,我死不要紧,可是我们的孩子还未出世,我…”话还没说完,木板又因为力量动了起来,眼看夕颜支撑不住,就要掉下去。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3章 再也不见

他们又有了孩子,宋暖苍凉一笑,果然至始至终她都是多余的人,如果不是她,宋京墨也能救出沈夕颜吧,是自己多此一举了。

“夕颜!”宋京墨立马飞身上前抱住昏厥的沈夕颜。

宋暖以为,自己的心早就麻木了,但亲眼看到他选了沈夕颜,还是止不住的难过,好在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如此任性妄为,朕罚你一年不得出宫!”

“朕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娶你!”

“你害死了夕颜的孩子,朕会让你生不如死!”

……

……

这样的宋京墨太凶了,不是她的京墨哥哥,阿暖想。

忽然有人拉住她的手,她仰头看,是宋京墨,他一定是对她感到愧疚吧,阿暖想,毕竟她还想着救他的心上人,而他,连句感谢的话也没对她说就选择了沈夕颜。

“把手给我。”宋京墨额间青筋凸起,明显很吃力。

“你不用对我感到愧疚,是我喜欢你,愿赌服输,心甘情愿。”阿暖摇摇头。

“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把手给我。”宋京墨吼道。

他用尽了全力想要将她拉上来,可他攥住的那个人,求死的心却比谁都重。

“京墨哥哥,你总说阿暖任性,这一次,要怎么罚我呢?”阿暖面颊缓缓流出两行泪,她从来不是爱哭的人,只是这么久,太多的委屈积攒在心底,反正现在她也要死了,她不用再在任何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把手给我,这一次,我不罚你,以后就算你任性,我也不罚你。”宋京墨难得温柔软语。

阿暖缓缓举起另一只手,宋京墨正准备拉住她,却见她将他的手生生掰开,“就罚阿暖,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不与宋京墨相见。”

“为什么生辰只要吃一顿饭这么简单?”

“因为阿暖没有家人啊,我很羡慕能坐在一起吃饭的亲人。”

“阿暖,你一直是我的家人。”

宋京墨,你从来没有将我当做家人,你不爱我,不信我,就像不被大树滋润的枯叶,早晚也是要凋零的。

“阿暖!”宋京墨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声苦笑从心底溢出,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不见,阿暖,这个惩罚对我来说,太重了。

“哈哈。”苏木大笑道,“真是一个好玩的游戏,只可惜,来人了!宋京墨,来日方长,我们下次再较量。”

仿佛没听见苏木的话,他睁睁的看着断崖,低语着:“如此,我就来陪你。”

“皇兄!”宋清歌及时赶来拉住正要随宋暖而去的宋京墨,“你冷静点!我已经派人去崖底找宋暖了!”

“放开我!”宋京墨像是失去神志的疯子,完全不顾旁人的劝。

他后悔了,他不该这么对她,让她寒了心,连一丝想活的念头都没有。

他都还没告诉她,他爱的人,一直是她,从来没有变过。

“皇兄,得罪了。”宋清歌不得已敲晕了他,对着下属一挥,“来人,立刻送皇上回帐歇息。”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4章 血海深仇

一年后,某竹屋内。

“主上,您的计划?”黑衣下属迟疑的问道,主上已归隐一年有余,难道他们的大业就此搁置吗。

“不急,宋京墨因为宋暖的死一直对我们穷追不舍,我们也要暂时隐藏一下锋芒,等待时机,而且,我们手里不还有他的一个软肋么?这一仗,谋的是心!”苏木眼神悠远,他一定会亲手报仇,把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夺回来!

“苏小生!苏小生!”门外有人喊道,“你家那位小娘子又做错事了!”

“你退下吧,别被人看见。”苏木对属下叮嘱,又大声对门外喊道:“来了!”连他自己也没发现眼里的一丝笑意。

苏木赶过去的时候,月见正拿着一根木棍指着一只大鹅,“你别过来啊!”

那只大鹅也不怕人,昂着长颈,顺势咬住木棍的一头。

“你还成精了!”月见也不松手,一人一鹅就这么抢来抢去。

苏木笑起来,走过去拿下月见手里的棍子,“好好的,你惹它做什么?”

“你不是最怕冷了吗,王大娘说,鹅毛做的被子可暖和了。”月见见他来,很高兴的道:“苏木,快帮我一起抓住它。”

苏木压下心头别样的情绪,不过,都是演戏罢了,一个戏子不能入戏太深,怕戏散场,忘了自己。

“好,我来帮你。”

两人将鹅毛清洗晒干后,各自瘫倒在竹摇椅上,苏木一晃一晃说道,“月见,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当初是怎么受伤的吗?”

那是月见醒来的第一天,她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碎了,浑身都动弹不得,她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苏木,他对她说,她受了很重的伤,要好好休养,这一养过了大半年,她才能慢慢起身,她问苏木,为什么自己会受这么重的伤,她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呢。

苏木当时只说,她叫月见,守得云开见月明,是带有期待和希望的名字。

“主上,宋京墨一直在追查姑娘的下落,似乎不相信她已死,属下觉得,之前宫中的消息有误,宋京墨的心上人应该是姑娘。”

苏木想起一年前下属的汇报,宋京墨,如果你喜欢的女子认为你是她的杀父仇人来向你报仇,你会怎么做,这次我们来一盘更大的游戏如何。

“其实,你是前朝燕国的公主,燕国灭国后,你一直在逃亡,后来有一次在逃亡的过程中你不慎受了重伤,是我救了你,现在你伤已经大好,我问你你想不想复仇?”

月见从没有见过苏木如此严肃和充满恨意的眼神,他一直都是说说笑笑的一个人。

她猜道:“你也是燕国的人?”

“没错,我们身上都背负着血海深仇,我和你,都有共同的敌人!”苏木起身捏住月见的双肩,力气如此之大。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5章 一模一样

月见觉得自己大概不配称为公主,自己国家灭了,她却一点儿也不想复仇,现在国泰民安,久无战事,她还能快快乐乐在这里生活,是谁当皇帝有那么重要吗?但她看见苏木眼里的期待,她还是没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口。

“我想!”月见撒了谎,后来她想,如果当初自己坚定地说不想是不是又是一番景象了。

“好。”苏木终于笑起来,他说,“我们的探子回报,宋京墨过几日会在秋猎山祭奠他的夫人,到时候我们就来个不期而遇。”

“不期而遇?”月见重复道,她怎么没听懂他的意思呢。

苏木笑笑,眼里是掌控一切的自信,“月见,我忘了告诉你,你和宋京墨死去的夫人长的极像,他若是看见你,一定会将你带回宫里。”

“苏木,你会接我回家吗?”月见突然问道。

苏木没想过月见会这么问,他以为她听到入宫还会闹脾气,他都想好了怎么哄她的话,“只要我们报了仇,我一定接你回家。”

“好,一言为定!”苏木,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宋京墨从秋猎山带回一女子,并入住永闵宫的消息在后宫传的沸沸扬扬,有人说,那是山中的狐妖迷惑了皇上,还有人说,是死去夫人的鬼魂投胎回来了,因为有人看见那女子与死去的夫人长的一模一样。

沈夕颜听到这些传闻时,并不信,她在掌事婢女的搀扶下,来到了好久都不曾住过人的永闵宫。

果然是宫外来的丫头,一点都不懂礼数,此时正翘着二郎腿睡在贵妃椅上。

掌事婢女咳了咳,“殿里的奴婢呢?怎么没一个通报的?”

月见睁开眼,坐起来看向刚刚说话的人,“我让她们去御膳房拿吃的去了,你们要找她们吗?”

沈夕颜已顾不得她口中的你啊我啊的没有敬语的称呼,因为她的脸已完全吸引她的注意,“宋暖!”

这是月见第二次听别人说起这个名字了,看来她真的和宋京墨的夫人长的很像,那还是几天前,她听从苏木的计划,在秋猎山中等着宋京墨,他当时也是这么不可置信,抱着她,说道:“阿暖,你终于回来了。”他的语气那样悲伤,听得月见有丝心酸。

“我不是她,我叫月见。”

月见也很纳闷,既然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宋暖,那苏木为什么不干脆让自己冒充她呢,偏偏只要她安静的呆在宫里就好,她看过很多话本子,都说杀一个人最得手的方法就是身边最亲近的人,宋京墨这么喜欢那个宋暖,接近他的话一定很容易吧。

沈夕颜这才回过神,仔细看,的确不像,宋暖总是敛着自己的性格,不像她如此张扬无顾忌。

“皇上虽然还没给你册封,但你既然已经入住了后宫,这宫中的规矩,你就得学起来。”沈夕颜指了指贵妃椅,“像刚刚那样,以后是不许的。”

月见皱了皱眉,原来宫中规矩这么多,不过,苏木说了,等时机成熟就会接她回家,大不了忍一忍就好了,“我知道了。”

“回答皇后时,前面要说回皇后娘娘。”掌事宫女纠正。

“回皇后娘娘,我知道了。”月见学的一板一眼。

木影的《情深唯有岁月知》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深唯有岁月知》就可以了哦~

情深唯有岁月知

情深唯有岁月知

作者:木影状态:已完结

情深唯有岁月知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宋暖宋京墨,是木影创作了宋暖宋京墨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宋暖曾以为自己是整个皇宫里最特殊的女人。因为坐拥后宫三千的宋京墨独独怜她,宠她,好似也爱她。她沉溺在这份宠爱里无法自拔。直至他当众让她出丑,将她贬黜,甚至废了她的双手,逼的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她才明白,这个帝王的心,从不在她身上……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