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0:51:04作者:絮絮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康莫北白念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絮絮所写的《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康莫北白念夕小说:听说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  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  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 “松不松?”  “不松。  ”  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  ”  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  …… “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展开全部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在线阅读-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康莫北白念夕小说 免费试读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全文免费阅读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6章 惊天发现

“三天后有一个画展活动,你陪洛洛一起去。”

他突然觉得,有她在,洛洛一定……会变得像正常孩子一样,和他这几年过的人生截然不同。

而他,应该也是。

康莫北说的画展活动,并不是普通人的画展,而是时下最大热的画家詹妮·梅斯的个人展。

詹妮·梅斯是最近国际上最富盛名的新兴画家,一副《九州山水》一经面世就因其独特的画法和优美的画风而享盛名于世。

詹妮·梅斯这个原本的小透明画家也从画坛脱颖而出。

虽说这次画展詹妮·梅斯共展出十数副画,但前来观展的人大多是本着那本《九州山水》而来,康莫北也不例外。

甚至可以直接说,康莫北是奔着詹妮·梅斯而来。

前来画廊观画的人都穿的十分端庄得体,庄重又不显的太刻意。

这样看来,白念夕今天挑选的这身休闲款的白色蕾丝短衫搭配不规则剪裁的牛仔短裙在人群中稍显的随意了些,却也不太打眼。

只是,康莫北在的地方,自然就是目光聚集地,站在康莫北身边,手里还牵着康家千金小公子的白念夕,不得不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个穿着打扮英伦绅士的老头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摘下头上的圆顶帽,对着康莫北微微颔首,康莫北也微微躬身问候:“季老近来可好?”

季老便是在国际上都享誉盛名的老画家,中国画坛泰斗,这次来到詹妮·梅斯的画展,可见这位新兴画家的风头最近有多盛。

“还好还好。”季老笑着点点头。

“季爷爷好。”小团子从白念夕身后走了出来,鞠了一躬,恭敬的问候道。

季老脸上笑容更盛的点了点头,他也算是洛洛的半个老师,洛洛十分聪明,一点即通,在画画方面非常有天赋,颇得他的喜爱。

“这位是?”目光落在康莫北身旁的白念夕身上,康莫北从来没有带过任何女人出席任何场合,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康莫北身边,让人生疑。

“白小姐,晋川的心理辅导师。”康莫北彬彬有礼的介绍道。

季老脸上的疑惑消散,曾经听说康家小少爷有晚上梦魇的习惯,康莫北给他请一个心理辅导师也丝毫不奇怪。

和白念夕打过招呼后,一个明媚又清澈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季叔叔,您怎么也过来了?”

白念夕望过去,穿着一身高定红色礼服的女孩站在季老身后,笑容优雅,虽然是跟季老打招呼,目光却落在康莫北的身上,眼里发出晶莹的光彩。

“詹妮过来了?”季老乐呵呵的转过身,把詹妮扯到跟前,“介绍一下,这是我外甥女詹妮,这是康氏集团总裁康总。”

“你好。”康莫北神情淡淡的微微颔首,詹妮却非常热情的伸出手,“你好,我是詹妮。”

詹妮的手停在空中,康莫北似乎是微微的思索了一瞬,然后伸出手去,轻轻碰了碰詹妮的指尖,显得十分绅士有礼。

白念夕能感觉到手中洛洛肉乎乎的小手不自然的抓紧,低头看去,发现洛洛正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警觉的看着詹妮,眼睛里带着一些莫名的敌意。

这些女人对爹地的心思,他只要看一眼就再明白不过啦,哼,爹地这只拈花惹草的大蝴蝶,大臭虫。

“你来的正好,之前莫北就跟我说想见见你。”季老笑呵呵的对着詹妮说道:“既然你也来了,便跟莫北谈正事去吧。”

詹妮脸上带上了一抹娇羞,笑着点头道:“好的,季叔叔。”

又看向康莫北,已经自作主张的换上了亲昵的称呼,“莫北哥,我们走吧。”

康莫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走之前对着白念夕交代道:“带洛洛去看画吧,他自己知道要干什么,你只需要看着他就好。”

白念夕点头,然后准备牵着洛洛离开,却发现洛洛似乎在地上生了根,怎么也不走,目光落在康莫北和詹妮离开的方向。

轻声提醒道:“洛洛,走啦。”

洛洛哼了哼,“小夕,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个詹妮对爹地有意思!”

白念夕笑了一声,半弯下腰,刮了一刮洛洛的鼻尖,“你呀,真是人小鬼大。”

詹妮眼神里含有的爱慕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这也不关她的事,看样子洛洛这些年一直没有妈妈,康莫北身边出现别的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

本想劝洛洛想开点,又觉得洛洛介意这样的事也是正常,没有再多说,只是心里对洛洛的疼爱又多了一分。

看着康莫北离开的背影,詹妮跟在康莫北身边,隐隐有靠近的意思,但是康莫北两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步子迈的有些大,有种刻意保持距离的感觉,走到转角处时,康莫北回头望了一下。

刚好对上白念夕投过去的目光,康莫北的眼中有一种异样的光彩在流动。

带着洛洛来到画廊展厅看画,康莫北交代过,她只需要带着他就行,其他什么她都不用管。

一路看过来,白念夕的目光落在今天的重头戏——《九州山水》这幅画上。

只是看了一眼,白念夕的脸色就变得煞白,脸上呈现出无比复杂的情绪。

这幅画,跟她曾经在巴黎美院求学时,画过的那幅画,一模一样!

那时候,她花费了不少心血,先是构思了一年多,又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来画这幅画,这本应该是她交上去的毕业作品,却在毕业前一个月不翼而飞!

这直接导致她因未能交上毕业作品而不能毕业,她拼尽全力考上的巴黎美院,最终却没能拿到毕业证书,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也因此消沉了很久。

看着墙上的那幅《九州山水》,白念夕紧咬双唇,攥紧拳头,那明明是她的画!是她的心血!为什么此刻会出现在这里?还被冠上了其他人的名字?

恍惚中,忽然有一个声音传来,很是熟悉,“白念夕?”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7章 我不同意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白念夕朝说话的方向看了过去,吴灵!

吴灵,她曾经的室友,也是她刚到巴黎时最好的朋友,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两人反目成仇。

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真是你?”看到白念夕的脸,吴灵确认了自己的想法,看到白念夕腿边的洛洛,出口奚弄嘲讽道:“哟,这么久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行啊白念夕,睡男人的速度可真够快的。”

白念夕微蹙着眉头,“吴灵,当着孩子的面,说话注意点。”

“呵呵。”吴灵毫不在意的轻笑一声,“还真是一位好妈妈啊。”

“不过……”从上到下的将白念夕打量了一遍,“怎么,没拿到毕业证就混不下去了?前来看画展还穿的这么寒酸?不是我说你,要真是没钱买身好点的衣服,那就别来看画展了啊,还真是穷讲究。”

白念夕今天是穿的稍微素净休闲了点,可是寒酸?康莫北给她的衣服,居然被她说寒酸?

洛洛在心里暗暗的哼了一声,笨蛋阿姨,不识货就算了,还敢来羞辱他妈咪?

抬起左手,在手腕的手表屏幕上轻轻点了两下,然后举起手来对着吴灵全身扫描一遍,发出嘀嘀的声响。

吴灵被搞的有些疑惑,正要发问,就听见洛洛在看了一眼手表屏幕上的数字后发出一阵吃吃的笑声,“这位阿姨,你这身衣服,似乎也不贵呢,才十几万。”

小孩子带着天真的脆甜嗓音传到耳朵里,显得甚是讽刺,吴灵还没来得及说话,洛洛又说道:“而且,还是A货。”

“你!”吴灵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你这个小屁孩懂什么!不要乱说!”

虽然是A货,这也是花了她不少钱买来的呢!她刚开始做上詹妮的助手,詹妮开的薪水不高,还老是克扣她,为了撑门面,她也是没办法。

可是当时那个人明明说了,这件衣服做工逼真,足以以假乱真,就算到专柜验货也是验不出来的,怎么会被这个小孩子莫名其妙的用手表扫了一下就知道了?

洛洛胖乎乎的小脸蛋上出现一抹高傲又带着不屑的笑意,竟然与康莫北的神情如出一辙,那股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任谁也无法忽视。

“这个牌子的衣服都有自己的序列号的,扫一下就能知道。”

说完,洛洛又突然啊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对了,这位阿姨,要是你不懂的话,可以查一下‘July rose’这个牌子,不然下次再把别人上百万一套的衣服说成寒酸,那可就不好啦。”

哼,说她妈咪寒酸,这不等于在说爹地没钱吗?

“是吧?小夕姐姐?”洛洛仰起头,一对上白念夕的脸,刚才那种严肃的表情就消失不见,变成一脸活泼的笑意,眨了眨眼,着重突出了后面的“姐姐”两个字。

没想到这个小鬼头这么能说,吴灵一下子完全吃瘪。

“哼。”吴灵脸上过意不去,开始下逐客令,“你们还是快走吧,只知道评论别人衣着的人,能有什么高雅的品味,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白念夕觉得奇怪,明明是她先盯着别人的衣着打扮奚落的,怎么现在反倒先站上了道德高地?

“不欢迎?”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康莫北站在不远处,身边还站着满脸笑意的詹妮。

他刚刚和詹妮把给洛洛当老师的事情谈妥回来,就听到有人对他的女人和儿子说:不欢迎?

看到康莫北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好,詹妮给吴灵丢去一记眼刀,马上站出来说道:“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手,吴灵,刚刚只是误会一场,莫北哥,你不要介意。”

助手?白念夕向吴灵看去,她居然是詹妮的助手?

等等!

这幅画署名是詹妮的,而吴灵又是詹妮的助手,那么,那么,自己当年丢失的画,是被作为室友的吴灵偷走了?不然,这幅画怎么会到詹妮手里?

突然想起画丢失前一天,因为宿舍人都外出不在,她把画作挂在宿舍就去出门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发现画已经不在,吴灵就坐在宿舍里,跟她说她刚才忘记锁门了。

她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才导致画被偷的,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吴灵?!

“误不误会,应该要看白小姐介不介意。”康莫北看向白念夕,却发现白念夕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在想什么入了神。

看到白念夕没有回答康莫北的话,詹妮打起圆场,“看来白小姐心胸宽广,并不介意,既然不介意,那就让事情过去吧。”

詹妮的话很甜,也很周到,白念夕不出声,康莫北也不好再找茬,没再说话。

看到詹妮的眼色,吴灵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位不好惹的厉害角色。再联想到刚才的事情,不难发现白念夕与这个男人不一般的关系。

白念夕什么时候又搭上了这样一位男人?呵,凭什么她的运气永远比她好?!

画展之后,是康莫北请的饭局,主要是请季老爷子和詹妮吃饭,因此作为詹妮的助手吴灵也跟着一起过来了,还有几个人,都是画廊里的人。

季老在主位坐下以后,康莫北在季老的右侧坐了下来,其他人依次而坐,原本应该坐在季老左侧的詹妮却坐到了康莫北身边。

“詹妮小姐不喜欢坐左边?”康莫北很是贴心的站了起来,把右侧的位子让给了詹妮,然后走到季老的左侧坐下,旁边刚好是白念夕。

詹妮的心意已经很明白,康莫北却丝毫不给面子。

詹妮的脸红了一下,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依然笑意岑岑的保持着优雅。

饭桌上开始敬酒,大家都举起酒杯,唯独白念夕还在发呆,康莫北偏过头看向白念夕,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抓住了白念夕的手,白念夕回过神来,神色怔忡的看了康莫北一眼。

这才举起酒杯,众人碰杯。

“我在此要感谢一下詹妮小姐,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来当晋川的老师,教晋川学画画。”康莫北声音清凉,语气客套,对詹妮的感激之意明显。

“哪里哪里。”詹妮面带着温和又优雅的笑容,“莫北哥能看上我,让我给晋川当老师,是我的荣幸。”

“康晋川?”康莫北偏过头,对着洛洛示意道。

洛洛紧抿的小嘴唇微微瞥了瞥,他并不是特别乐意呢,谁知道这个詹妮小姐会不会缠上爹地,可是爹地的意思也无法违背,张开嘴,正要开口喊人,忽然。

“我不同意!”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8章 你吃醋?

所有人都向白念夕望了过去,詹妮原本好看的笑容僵在脸上,眼中先是浓浓的不解,然后变成显而易见的不满。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反对?竟然还当众反对,给她难堪?

坐在一边一直默默不语的吴灵脸色也一下变得难看,刚刚白念夕一直心不在焉,她就注意到了。

既然是来画廊看画展的,那那幅重要杰作《九州山水》白念夕也一定看到了,那本来就是她的画,她怎么会认不出来?

当年的画不翼而飞,现在画重新出现,吴灵作为她曾经的室友和画作现主人的助手也一起出现,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没有证据,吴灵不怕她拆穿,只是,白念夕要是存心搅局的话,那也一定会闹得很难看。

白念夕的话让饭桌上所有的人都陷入了一种巨大的尴尬之中。

康莫北拧着眉头,这女人平常不是挺乖的,今天是怎么回事?

“原因。”看着白念夕,康莫北语气带着严肃的问道。

白念夕将手从康莫北的手里挣脱出来,不停的绞着手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想让詹妮这种偷画的人来当洛洛的老师。

可是,她没有证据,谁会相信她?

饭桌上的人都在等着白念夕的回答,白念夕的额头上渗出汗珠,想了很久,才终于随便找了个理由。

“因为……我可以教好洛洛。”

什么?她说她要自己教洛洛?

季老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白小姐,画画可不是一件随便的事,是一种艺术,需要功底的,难道白小姐自认为比詹妮优秀?”

詹妮咬紧了嘴唇,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

“念夕,我们曾经都是巴黎美院的同学,我知道你一直都很优秀,但是你也没拿到毕业证……”

吴灵开口,意思已经很明显。

这人连毕业证都不曾拿到,哪里来的资格与詹妮相提并论?

所有人看向白念夕的目光都带上轻鄙,想不到竟会有人这么自大狂妄,简直臭不要脸。

季老张口还要再说什么,康莫北却忽然开口道:“好。”

所有人看向康莫北,众目睽睽之下,康莫北说:“那就由你来当晋川的老师。”

强势的,不带任何疑虑的。那话里带有的威严,甚至让人觉得洛洛的老师本就应是她,也只能是她。

这一顿饭吃的很尴尬,季老被康莫北拂了面子,显得很不满,詹妮的脸色也很难看,勉强维持着优雅的风度,眼里的目光却将白念夕千刀万剐了很多遍。

白念夕觉得不舒服,中途找了个借口离席,来到外面透透气。

吴灵也跟着来到了外面。

“白念夕,我们谈一谈。”说着,把白念夕拉到了楼梯间。

“谈什么?”白念夕面露讽刺。

“你什么意思?”吴灵质问道。

“什么意思?”白念夕看着吴灵,“我没办法接受一个抄袭,甚至直接偷盗别人画的人来当洛洛的老师。”

吴灵冷笑一声,“呵,白念夕,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画是抄袭甚至是直接偷盗的?”

“我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白念夕目光灼灼道:“可是吴灵,你心里比谁都清楚那幅画是谁的,是你偷的我的!”

“偷?”吴灵一脸轻鄙,“人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你说我就算了,还说詹妮小姐,信不信詹妮明天就能把你用诽谤罪送到牢里去!”

白念夕双手握紧,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吴灵,你真脏!”

“脏?”

听了白念夕的话,吴灵激动起来,伸手就要往白念夕推去,没想到脚下一滑,自己先滚下了楼梯。

看着楼下昏迷过去的吴灵,白念夕大脑一片空白。

康家。

康莫北脸色略显严肃的挂了电话,对着白念夕说道:“医院说,吴灵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她一口咬定是你推的,詹妮那方面表示,一定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白念夕的脸色也不好,那天,吴灵滚下楼梯以后,她报了警,詹妮等人赶过来后,直接就把责任怪到她身上,在众人的追究责难之中,她也晕了过去。

她知道,无论如何,吴灵滚下楼梯的事情,都跟她脱不了关系了。她也不想为自己辩解,因为,不会有人相信她。

“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康莫北的语气更像是命令。

洛洛也坐在床边,小小的目光里充满担忧的看着白念夕。

白念夕自嘲的笑了笑,“那天就我和她两个人,她又一口咬定是我推的,告诉你,你会信吗?”

“信!”洛洛率先开口,坚定的点了点头,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一定会相信妈咪的!他也会一直站在妈咪的身后!

康莫北目光深沉,看着白念夕,没有说话,眼里意味不明。许久,才道:“你说,我就信。”

似乎经过一番挣扎,白念夕终道:“不是我推的。”

“好。”康莫北很干脆的点了点头。洛洛也跟着狠狠的点了点头。

白念夕有些惊讶,眼睛睁大了一点,没有说话。

就算白念夕告诉他是她推的,康莫北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他曾经告诉过她,他是她的靠山,她大可以嚣张一点。

“还有呢?”

“还有什么?”

“你知道,我想知道的,不仅是这个。”

康莫北深深的将白念夕望着,眼中竟然染上了几分情欲,那时候他以为,她是因为吃醋,所以……

洛洛又被亲生爹地无情的丢了出去,任他在门外怎么用小拳拳捶打着房门,门也打不开。

恨恨的握紧小拳拳,臭爹地,你太可恶啦!

上次之后,康莫北把房间的门从密码锁换成了金属锁,就是为了防着他!

“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同意。”

白念夕心里很乱,她要跟康莫北说这件事吗?可是会不会太耸人听闻?就算他相信不是她推的吴灵,他也不会相信那副《九州山水》是她画的吧?

思前想后很久之后,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吃醋?”

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借口还不错,白念夕就恍惚的点了点头,“嗯……”

恍若野火点燃枯草,春风拂绿江岸。

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涌来,康莫北的眼眸发出异样的光彩,欺身就压了上去,吻上了白念夕的嘴唇。

唯有庆幸与欣喜,原来,她也不希望他身边出现别的女人。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9章 撑腰

快要被吻到窒息的时候,康莫北终于放开白念夕,白念夕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康莫北,你又要干什么?”

“干什么?”康莫北此时的心情好的很,嘴角笑的邪魅,“你就在我身下,你说我干什么?”

拇指摩擦着白念夕的唇角,“不是吃醋吗?刚好,我喜欢争风吃醋的女人。”

康莫北简直快要失控,为什么听到她说吃醋,他竟然会这么高兴?

不管那么多了,尽数扒去白念夕身上的衣服,康莫北显然更加轻车熟路,相比起上次的强取豪夺,这次多了许多体贴和温存。

“康莫北,你……唔……”

至于白念夕的反抗,当然是无效的。

洛洛落寞的独自窝在自己的被子里,握着小拳拳泪流满面,为什么,为什么!妈咪明明是来陪他睡的,结果被爹地抢了过去,睡的次数比他还要多!

不公平!这不公平!

康莫北无休止的索取让白念夕完全受不住,直到第二天日上沉沉才醒了过来。

似乎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是康莫北在打电话。

“要追究?可以,接下他们的律师函,告诉他们,我康莫北奉陪到底。”康莫北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

“道歉?”康莫北的背影微微晃了晃,转过身来,正好看到站在房门口的白念夕,顿了顿,说道:“我康莫北从不道歉,就这样。”

挂了电话,走到白念夕跟前,白念夕正穿着一个浅色睡衣,露出胸前绯红的吻痕,康莫北眼眸中带上邪佞的意味,“醒了?”

白念夕都没时间追究这个男人的再次侵犯,只是急切的问道:“刚才,是詹妮那边的电话?”

“嗯,无需在意。”

白念夕想了想,说道:“我想去医院。”

虽然知道有康莫北在,这件事便可以成为一件无需挂齿的小事,但是,如果可以和解的话,她还是想免去打官司的麻烦。

医院。

吴灵躺在病床上,听说腿部骨折严重,现在打着石膏,只能卧床休息,怕是好几个月都起不来。

白念夕让康莫北暂时等在病房外面,独自走了进去,站在床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吴灵。

吴灵的眼中简直就要冒出火花来,冷冷一笑,“怎么,不是不愿意来么?怕打官司,来求我?”

皱了皱眉,白念夕道:“只是不想大动干戈而已,你我都知道,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跟我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吴灵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我说是你就是你,白念夕,我警告你,你要是这种态度,我只能送你进监狱。”

“那你要怎样?”

吴灵哼了一声,“想让我放过你?好啊,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两百万。”

两百万?吴灵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不等白念夕回答,吴灵又说道:“还有,康莫北儿子的老师,让詹妮做。”

后面的才是重要条件,是詹妮提出来的,要不是因为想趁机为难白念夕,报饭局上的仇,抢回康莫北儿子老师的位置,詹妮才不会这么好心帮她请律师,不停追究呢。

门外的康莫北终于再也忍不住,一脚踢开病房门,阔步走了进来,浑身的气势吓得吴灵浑身一震。

一把将白念夕拉回自己身后,偏过头,对着白念夕说道:“我不是说过,我不喜欢委曲求全的女人?”

康莫北走到床前,从上往下的看着吴灵,就像在看一个死人,那瞳孔里的蔑视渗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和高高在上,让人没来由的心慌。

在吴灵的堪堪注视下,将手放在吴灵断腿的石膏上,虽然此时没有感觉,但吴灵能清楚的感觉到那种被人把控在掌心的畏惧和无力。

“一条腿而已,就算买你几条命,我也买的起。一千万,我要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做不做?”

吴灵颤抖着摇了摇头。

康莫北轻笑一声,“那你跟我谈条件?”

“可是,是……是她……推的我……”

“推你?”康莫北的目光猛然变得阴骘,一个眼色,保镖立刻抄起一旁的花瓶超吴灵打着石膏的腿部砸了过去,吴灵抱着腿,一声惨叫。

“现在你的腿是我砸的,证据确凿,我康莫北从不抵赖。”

康莫北眼眸漆黑,嘴角噙着阴寒笑意,“欢迎来告我。”

一手拉过白念夕走出病房,临走时回眸,“对了,麻烦转告詹妮小姐,请给你找一个好一点的律师团。”

一直被康莫北拉回车上,白念夕都没有回过神来。他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啊?

“你……”

“你什么?”康莫北挑着眉,神色中带着不耐,“不是说不是你推的?那你跟她谈什么条件?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活的这么低声下气?”

“我……”

“我什么?”康莫北怒气更甚,一把搂过白念夕的脖子,压向自己,一字一句的说道:“白念夕,请你记住,你的靠山,是我,康莫北。”

而且,至始至终,他相信她。

白念夕真的搞不懂康莫北是为什么生气,只是听到康莫北的话,心里流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康莫北的意思,是说要给她撑腰?

“拿着。”康莫北看着白念夕不说话,脸色稍微缓和了点,松开白念夕,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她。

“这是什么?”白念夕接过卡,仔细看了一下,是一张黑色的卡,卡边还镀着金,“黑卡?”

“嗯。”康莫北目光转向前方,轻描淡写道:“额度无限,密码是你的生日,明天开始你就是洛洛的老师,开始教他画画,这之前,带他去买点画画需要的东西。”

白念夕有些为难,当时是为了不让詹妮成为洛洛的老师,她才自告奋勇说要教洛洛画画的,没想到康莫北居然当真了?

“怎么?”看到白念夕的表情,康莫北又皱起了眉,“不愿意?你不是巴黎美院的?”

“可……”白念夕欲言又止,“我……没毕业。”

康莫北毫不在意,“无所谓。你就随便教。”

随便教?白念夕的额头上一条黑线,康莫北不要太双标好吧,给洛洛找的其他老师都必须是行业最优秀的,还因为一幅画看上了詹妮,特意来找詹妮拜师,怎么到她这里就随便教了?第19章结束

絮絮的《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就可以了哦~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

作者:絮絮状态:已完结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康莫北白念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絮絮所写的《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康莫北白念夕小说:听说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  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  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 “松不松?”  “不松。  ”  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  ”  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  …… “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展开全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