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1:42:30作者:桦阳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萧夙陆锦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桦阳所写的《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萧夙陆锦年小说: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种花养草,不争不抢,利用现代经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然后……她撩到了什么鬼?说好的病弱小绵羊,怎么变成了精分大魔王?货不对款,她要退货差评!某男一本正经:“本品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服务,至于除了退货之外的其他事项,可以床上慢谈。”“咦!”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在线阅读-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萧夙陆锦年小说 免费试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五章 上门找茬

听见陆锦年的问话,院门前的喧闹声止住了。

陆轻瑶看见除了眼底有些乌影,像是没睡好之外,毫发无损的陆锦年,有些惊讶。

那药的药效她再清楚不过了,这会儿陆锦年不应该躺在床上,等着她们去捉拿么?还是说沈氏诓她,根本就没动手?

陆锦年秀气的打了个哈欠,倚靠在院门的门框上,姿势慵懒,并不符合陆轻婉和陆轻瑶平日遵循的大家闺秀的礼仪规范。

可就是这般随意的举手投足间,有她们无论怎么样都学习模仿不来的风采。

见众人都不答话,陆锦年道,“怎么,本小姐问话你们都没听见?”

陆轻婉看着陆锦年,眼睛里满是不屑。

“易国公夫人新得了一张桐梓合精的伏羲琴,拨响琴音便可绕梁,不愿独享琴乐之美,遍请梁京各家贵女公子共赏商音,我和轻瑶共同收到请帖,正要前往赴约呢。”

陆锦年“哦”了一声,“易国公是朝廷有功之臣,国公夫人是一品诰命夫人,妹妹们可要准时赴约,莫要让国公夫人觉得我们大将军府家教不好。”

陆轻婉愣了愣,胸中涌出一股怒气,她和陆轻瑶两个庶女都收到了易国公府的请帖。

而陆锦年这个嫡女却没有,她满以为陆锦年知道后会生气,没想到根本不往上面捋,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没处使。

憋着脾气,陆轻婉讥讽道,“我和轻瑶妹妹本想着,可能是姐姐常年不出门,让国公夫人忘记了咱们大将军府还有姐姐这么一个人,便来邀请姐姐同去,也好让姐姐见见世面。”

“没想到,姐姐的院子里倒是卧虎藏龙,竟然还有个男侍卫守着,不让我们进去,若是传到外面,不知道要让人家怎么说道呢。”

守在院子门口的侍卫听出陆轻婉意有所指,涨红了脸,小声反驳道,“陆二小姐不可血口喷人。”

侍卫其实是陆锦年派去监视沈氏的暗卫,名叫沐棋,昨晚依暖和依寒熬夜熬得晚,陆锦年就姑且让他充当院子里的侍卫,先呆着。

沐棋的武功和隐匿技术没得说,就是性格有些腼腆,陆锦年本打算等依暖和依寒休息好了就让人家回去的,没想到陆轻婉倒先找起了茬来。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姐姐若真光明磊落,何必找人守着院子,还是个男子,姐姐是要置闺誉于何地?”

陆锦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轻婉妹妹说的不错,本小姐从来不怕鬼敲门,但是轻婉妹妹不是鬼,还是等妹妹什么时候变成鬼了,什么时候再提吧。”

陆轻婉皱眉,她也没非要进陆锦年院子的意思,可陆锦年越是这样不让她进去。

她越觉得里面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越想搜出来拿捏,挑起下巴娇蛮道,“今儿这事大家都看着呢,姐姐如此遮遮掩掩传出去总归不好,为了姐姐的闺誉清名,还是让妹妹进去看看,也好解除大家的误会啊。”

“恩?妹妹这话,本小姐怎么听不明白,在场的都是咱们大将军府的下人,本小姐作为主子,如何行事为什么还要在意下人们怎么看。”

“倒是那些喜欢乱嚼舌根的下人,早点拖出去打发人牙子卖了比较好,省得整日说主子的闲话,身为主子还要谨小慎微的关注着下人的看法。”

陆轻婉被陆锦年堵得说不出话来,陆轻瑶则垂下眼眸,一派乖巧的模样。

她不知道陆轻婉为何执着的想要进陆锦年院子里瞧,难道昨晚沈氏真的动手了,并且告诉了陆轻婉?但沈氏不是最宝贝陆轻婉了么,为何沈氏不亲自来呢?

陆锦年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中,嘴角的笑容泛起了一丝冷意,既然她们这么好奇自己的院子,放他们进来也没什么,只不过你们找我的事,别怪她待会儿要去验收昨晚的成果了……

“真是的,妹妹既然好奇姐姐的院子长什么样,直说不就是了,还用迂回曲折的倒弄这些?”

陆锦年指着沐棋道,“说起来还是两位妹妹不孝呢,昨天爷爷大老远回来,姨娘都不给收拾院子安置,只能先住在姐姐的院子里了,这位小哥是爷爷的侍卫,自然要守着院子,看时间,爷爷也该起身了,两位妹妹不如随姐姐一起向爷爷请安?”

陆轻婉喉头一梗,才想起来确实听说陆荆辉来府上的事,而陆荆辉不喜欢沈氏,连带着也不喜欢她和陆轻瑶两个庶女,但陆荆辉可以不待见她们,她们作为晚辈,却是一定要来请安,否则就是不孝。

强挤了个笑容,陆轻婉道,“爷爷来了?妹妹竟然不知道,因而失了礼数,还请姐姐带路,好让妹妹们给爷爷请安。”

陆锦年笑了笑,给沐棋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收回了阻拦的架势,任由陆轻婉和陆轻瑶带着人进了院子。

陆轻婉和陆轻瑶所带的下人们可要在院子里随便逛,她们两个却要老老实实的跟在陆锦年身后找陆荆辉请安。

只不过还没到陆荆辉的住处,就听气如洪钟的一嗓子,“老夫都听到了!”

陆轻婉和陆轻瑶到底是小女孩,被这么大声量吓得险些摔倒,陆锦年倒是很淡定,“爷爷,您已经起了啊。”

陆荆辉推开房门,目光越过陆锦年,直接看向了陆轻婉和陆轻瑶,直看得两人心里发毛,才悠悠道:

“老夫不管你们是姐妹情深,才想起来带锦儿去易国公府赴约的,还是纯粹的炫耀,想踩锦儿两脚,这次易国公府赏琴,你们接了帖子,自然能去,锦儿没有帖子,老夫带着她去,就看谁敢拦着!”

陆轻婉低头恨恨的咬唇,同样是大将军府的小姐,为什么陆锦年能得陆荆辉的喜欢,就因为她是正室所出,是嫡女,而她只是个姨娘生的庶出么!

陆轻瑶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正陆荆辉本来就不喜欢她们,而且她们本来就是存着炫耀的意思,她不像陆轻婉,敢做,不敢认。

“爷爷……”

陆锦年无奈,她今天想回去补觉,不想出门。

谁料陆荆辉干脆的瞪了她一眼,“傻丫头,都被欺负到门口了,不是老夫说,你也该出门刷刷存在感了,凡事有爷爷给你撑腰!”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六章 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这妥妥的明轩第一好爷爷,但是您撑腰让她干啥?胡作非为、为非作歹……咳咳,虽然她做事从来都有分寸,但是有人撑腰底气足,感觉真是棒棒哒。

陆锦年呼吸了一口早晨清凉的空气,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揉揉鼻子,陆锦年打量着陆荆辉穿着的粗布汗衫,“但是爷爷,您也不能穿着这个就去国公府啊,沐棋,去大将军的院子里拿一件合适的衣服给爷爷换上,我也先带着轻婉和轻瑶,向姨娘禀告一声要出门去易国公府的事情。”

“你身为大将军府的嫡女,出入哪里需要向一个姨娘禀告。”陆荆辉皱了皱眉头,嘟囔了一句,看向陆轻婉和陆轻瑶,倒是没再多说什么。

沈氏的芙蓉院。

陆锦年望着紧闭的院门,笑容灿烂,“轻婉妹妹,这用妹妹的话该怎么说?大清早紧闭院门,不让我们进去,也不允许我们派人进去禀告,大将军又不在府上,这等行事,若是被传到外头,不定怎么说道呢,恩?”

尾音妖娆,让陆轻婉忍不住心颤了颤,“许是娘亲贪睡。”

“也是,姨娘又没干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怕鬼敲门,本小姐离做鬼还有许多年呢,姨娘连鬼都不怕,怎么会怕本小姐呢,来人,开门,本小姐要和轻婉、轻瑶两位妹妹去拜见姨娘。”

陆轻婉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却被陆锦年打断,“刚才在我的院子前,轻婉妹妹一副不让你们进院子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样子,怎么对姨娘的态度就不一样了,难道,妹妹是看姐姐不过眼,故意找茬的么?”

“不,不是……”

陆轻婉为难,她存着想找出拿捏陆锦年的东西的心思,但是她底下的人还真什么都没发现,或者说陆锦年身为大将军府的嫡女,院子里的陈设物件实在是太简陋了。

满院子的花花草草,屋子里除了床榻几案、桌椅板凳和一些书籍外,根本没什么东西,一览无遗,她此时若是真拦着陆锦年打开沈氏的院门,还真像是故意为之。

反正她想姨娘的院子里也不会有什么,陆锦年顶多是因为自己院子被人进,所以想找回场子,便不再拦着了。

陆锦年满意,“既然不是,那就开门吧。”

陆轻瑶望向陆锦年有些疑虑,如果她没记错,陆锦年根本就没踏足过沈氏的院子,突然要来拜访……便道,“姐姐,姨娘是长辈,是否有些……”

陆锦年横了她一眼,笑而不语。

梁京城里,陆轻婉被称为琴绝,可见其琴艺是真的精湛,再加上对外展现的性子温婉,又入了四皇子的眼,在一众贵女中,陆轻婉也是排在前排的。

反之说起陆轻瑶,便默默无名多了,提起来,好的会说她是陆轻婉的妹妹,坏的则会说,她是第一丑女的妹妹。

但从现在的行事上看,陆轻瑶明显比陆轻婉聪明的多,会隐藏自己的人才是最危险的人,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捅人一刀。

“正因为姨娘是长辈,所以才不会怪罪咱们小辈擅开院门啊。”陆锦年笑道,说话间,芙蓉院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绿柱红瓦的抄手游廊,靛色镂空木格子装饰其间,院中心的一方小池内,几尾小小的红鲤,围着枯槁的荷叶梗吐泡泡。

不说别的,整个院子的装修还是很有意境的。

陆锦年摸摸下巴,“姨娘的品位不错。”

陆轻婉和陆轻瑶对视了一眼,分不清陆锦年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毕竟嫡女的院子是那样,而姨娘的却是有些华贵过头了……

陆锦年没理会她们两人在想些什么,指着一个方向道,“姨娘没在院子里,应该还在房间里吧,走,咱们去看看。”

“是。”

陆轻婉应声,答完却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

陆锦年虽然是嫡女,但她一直都没有把陆锦年当做嫡女看待过,怎么突然脱口应答,颇有些臣服的意思,尤其是陆锦年身上散发的气势,仿佛顺从她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陆轻瑶也是这种感觉,只不过没有陆轻婉受到的影响大,没有出声罢了。

她们哪里知道,身经百战的陆大指挥官都经历过什么,只是这点气场就被惊着了,若是真是把在战场上的气势使出来,还不把她们吓哭……

到了沈氏的房门前,就听从房门中传出嗯嗯啊啊的靡靡之声,跟在她们身后的下人们,有经验的已经听出这是什么声音,不由得红了脸,交头接耳的小声嘟囔起来。

“夫人这是……大将军晚上回来了么?”

“你蠢啊,这十几年,你见大将军来芙蓉院几次?又有哪次是在这里过夜的?”

“那这是……”

“嘘,小姐们都不懂,多说多错,快闭嘴。”

“……”

陆轻婉和陆轻瑶虽然年龄小,但听下人们这么多,也模糊意识到这是什么了,脸色僵硬,不自觉地看向陆锦年。

陆锦年歪歪脑袋,摊开双手道,“两位妹妹看着我做什么,咱们不是来找姨娘的么,怎么到门口了不进去?”

“这……”陆轻婉踌躇,如果推开房门,看见沈氏房里有陌生人,该怎么办,但如果不开门,这声音也不能说沈氏没问题。

“姨娘房里的声音不太正常啊,咱们还是进去看看比较好,万一生病了,也好叫大夫啊。”

说完,陆锦年也不给众人犹豫的时间,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的人听见门开的声音,呻吟声变小。

陆锦年也不管,抬步就往床榻的方向走去,“姨娘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需不需要本小姐请大夫给你看看?”

后面的人面面相觑,见大小姐进去了,等了好半晌也没有什么惊叫声传出来,才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沈氏趴在床上,身上披着被子,脸色绯红,虽然年纪不小了,却一直注意保养,风韵犹存,抬眼看见房间里来了那么多人,其中还有自己的两个女儿,裹着被子坐起身来,愤怒道,“谁准许你们进来的,快滚出去。”

众人则有些不可相信的呆住,没有陌生人?只有沈氏自己,可这个状态……

就见沈氏一动,从床榻上滚下来一个沾着不明液体的茄子。

沈氏愈发激动,“我让你们滚,听到没有!”

众人恍然大悟,仿佛被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夫人,她们知道大将军对您很冷淡,可也不必……嗯哼。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七章 易国公府

“咳咳,”陆锦年面不改色,垂眸道,“本小姐和两位妹妹正要出门去易国公府赴约,想着要和姨娘禀告一声,既然姨娘还忙着,那我等便先行告退。”

还忙着?不就是说沈氏独守空房寂寞难耐,自娱自乐,被众人看见之后还打算继续么。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陆锦年身上,很好奇这位大小姐是无意还是故意这么说的。

不过陆锦年神色坦荡,悠然转身走出了房门,其他人也不好再留,也纷纷走出,最末尾的一个还贴心的帮沈氏带上了房门。

只是还没走远,就听沈氏爆发一声咆哮,“陆锦年,我要你生不如死!”

陆锦年顿步,笑容更盛。

她从来奉行的是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之以阴谋诡计,自当以其百倍还之,生不如死?

看样子是她这些年退让的太厉害,反而让她们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不反思自己加害别人的所作所为,反而指责别人,那好,她就看看沈氏究竟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其他的下人们都小心翼翼的瞧着陆锦年的脸色,心里暗道,看到沈氏自娱自乐的人又不光是大小姐,还有她的亲生女儿你,自己行为不堪就算了,怒极竟然敢直接扬言要报复嫡女,也是够了。

沉默了半晌,陆锦年转身突然对着众人道,“可能姨娘起床气比较大吧,打扰她睡觉确实是我不好,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轻婉、轻瑶,不是还要去国公府么,快去梳洗打扮出发吧。”

陆轻婉点头,扭头就跑回自己的院子里,虽然只朦朦胧胧的知道自己的娘亲在做那种事,但她还是觉得有些难堪,感觉那些下人们看向自己的眼光都不对了,她只想赶紧逃离。

沈氏的那个模样,别人只当她是自己耐不住寂寞,可陆轻瑶却清楚的知道,是那种药的症状。

而那种药是沈氏要来用在陆锦年身上的,沈氏不会傻到自己使用,那么就只能是在对陆锦年下手的时候,被陆锦年反将一军,偷鸡不成蚀把米。

再看向陆锦年的眼神里都带着忌惮和庆幸,忌惮她是如何做到让沈氏自作自受的,背后是否有什么依仗,又庆幸还好这次动手的人不是自己。

陆锦年挑眉,看着愣在那里的陆轻瑶笑道,“轻瑶妹妹放心,只要不招惹我,我是什么都不会做的。”

陆轻瑶悚然抬头,这话既像是在对沈氏刚才的咆哮做回应,又像是在警告她刚才心中所想。

只要不去招惹她,那么无论她们做什么,她都不会去过问,换言之,只要招惹到她,沈氏现在丢脸的下场,就是例子。

“姐姐说笑了,妹妹能做什么呀,先行去修饰容妆了,在出发的马车旁等姐姐?”

“你是聪明人,”陆锦年淡道,“我没有请帖,你们走你们的,我会和爷爷一起去。”

陆轻瑶眸光闪了闪,“那妹妹便告退了。”

……

易国公府是明轩国开国以来第一位异姓封爵,老易国公在战场上为救先皇一命,搭上了一条腿,再上不得战场,先皇感激之至,赏千户侯,封国公爵位。

可老易国公为人端正,禀明先皇,为先皇赴死乃臣子理所应当要做的事情,推脱赏赐,最后先皇只好收回了千户食邑地,保留了爵位,并且可世袭。

这也为之后加官进爵的人开了个好头:连老易国公这般出生入死的人物都不要封地,其他人敢厚着脸皮要?

老易国公身体不好,已早早将爵位传给了儿子易稳常,卧床静养。

陆荆辉草根出身,早年蒙老易国公知遇之恩,才在先皇面前展露头脚,离官致仕前,还会经常造访易国公府,和老易国公聊天学习,或是遇上问题虚心求教。

如今回了梁京城,去拜访对自己的知恩老师也是理所应当,何况陆荆辉是前任大将军,还是现任大将军的爹,单凭身份,易国公府也不能将其拒之门外。

陆锦年回自己房间,换了一件干净的素白色长衫,袖口衣摆出装饰有湖蓝色水浪花纹,这已经是她所有衣服中,最为花哨的一件了。

仍是红色发带束发,不多加修饰的容颜明明妍妍,乍一看雌雄莫辩的模样,还似未长开的纤细温润少年。

陆荆辉看着自家孙女的样子,很是满意,“不错,有你奶奶的风骨,赶明再找个和爷爷一样优秀的青年就更完美了。”

陆锦年,“……”爷爷,谦虚,谦虚呢!

陆荆辉穿的是沐棋从陆墨亭衣柜里拿来的一件崭新的常服,陆墨亭基本上没回过家。

在军营里穿战袍铠甲,所做的常服便装基本上都没穿过,陆荆辉虽上了点年纪,却老当益壮,身材保持的还不错,穿上陆墨亭的衣服,也不显得太过不合身。

陆锦年围着陆荆辉绕了两圈,点头道,“不愧是爷爷,还不错,就是有些地方不太合适,正好我昨天去买了两匹料子,本打算给我爹做衣裳的,不过我爹也穿不着,今儿料子送来,我直接给爷爷做。”

“自从你奶奶过世后,能想起来给老夫做衣服的,也就只有锦儿你了,”陆荆辉有些感慨的拍拍陆锦年的肩膀。

“走,先跟爷爷去看你易爷爷去,就是不知这些年,锦儿骑马的技术落下了没,听说梁京城的小姐们出入都只坐马车?”

陆锦年满头黑线,“爷爷,你是太久没在梁京居住才忘了的么?梁京城内只允许骑马缓行,不能策马,只要你不想被京兆府请去喝茶的话。”

陆荆辉摸摸鼻子,哼了一声,“老夫知道,老夫说的是老易府上有一块跑马场,老夫要在那里和你一试马技。”

陆锦年,“……”爷爷你不要掩饰,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刚才绝对是忘记了!

但是以自家爷爷的傲娇性子是绝对不会承认的,陆锦年好笑的摇摇头,便让沐棋去备马,并且嘱咐他今天就在爷爷身边跟着。

都已经说沐棋是专门为爷爷找来的侍卫了,就算是做戏也要做足,何况沐棋是可塑之才,跟在爷爷身边,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只不过告诉沐棋这个决定的时候,沐棋再度害羞的脸红了起来,陆锦年只能心说抱歉,少年,我会给你加工钱的!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八章 两个老顽童

陆荆辉早年是易国公府的常客,就算许多年不见,还是被易国公府的下人认了出来,赶忙牵马把人请进门,再去老易国公那里通报。

陆荆辉摆摆手,给了陆锦年一个眼神,示意她跟上,便自顾自的跟着去通报的人后面,直接去找老易国公了,赶去通报的人刚敲门,陆荆辉便扯开了嗓子道,“老易,老夫在看你啦!”

老易国公正斜靠在八仙榻上看书,听这如雷贯耳的一嗓子,见怪不怪的抬抬眼皮,“大老远就听见你这老货的声音,果不其然,听说你这几年回祖居种地了?怎么耕田也没把你的暴脾气磨下去。”

陆荆辉扫了眼老易国公的那条空荡荡的裤腿,浑不在意的坐在了老易国公对面,把八仙榻上的小案放下来。

“我不比你能耐得下性子,老规矩,先手谈一局,看看谁的耐性好,我今天带了帮手过来,就不信赢不过你。”

“帮手?”老易国公瞥向陆锦年和沐棋,身上气势陡燃,视线冰冷锐利,若是普通人早该被视线瞪得打哆嗦了。

这是只有常年征战疆场的老兵才具有的铁血气势,也是陆锦年最熟悉的气场,并不惊讶的笑了笑,躬身拱手道,“晚辈陆锦年,见过易爷爷。”

沐棋是活跃在暗处的暗卫,对老易国公试探的气势只是觉得不适,腼腆的垂下头,他是兼职侍卫,不动就好,恩,就是这样。

老易国公惊讶挑眉,“老陆,这就是你孙女?”

陆荆辉很是骄傲,“不然呢。”

“还不错,你起开,老夫不想和你这个臭棋篓子下,让你孙女来!”

“老易,我看你不是想下棋,是想打架吧!”

“来啊,谁怕谁啊,你小子的功夫还是我教的呢!”

“……”

陆锦年为免两个老顽童真的打起来,快速的在老易国公的房间里找出棋盘和棋子盒,端放在小案上道。

“爷爷,易爷爷,前两天孙女才得一残缺棋谱,尚未找到解局的方法,既然两位爷爷都是爱棋之人,不如咱们一块来破棋局?”

老易国公和陆荆辉争执不下,听了陆锦年的建议,相互对视一眼,都不服输的道,“锦儿的提议不错,破同一个棋局嘛,很公平,我一定比这个老家伙早破出来,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臭棋篓子!”

“哼,那就让锦儿看看,哪个爷爷更厉害一些,锦儿我跟你说,你爷爷可没你看上去的那么实诚,当年……”

“你闭嘴,别说啦!”陆荆辉涨红了脸,“谁还没有个年少不懂事的时候?”

陆锦年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两人,见自己爷爷难得窘迫的模样,没忍心追问,乖乖的在棋盘上摆棋局。

她上辈子为了行兵作战,没少研究兵法战谋,为品出棋局中的谋策方式,翻了不少孤本残局。

古人言,擅谋者必擅弈,而擅弈者未必能谋,无论是老易国公还是陆荆辉都是领兵出谋的行家,太简单的棋局肯定不行。

昨晚陪陆荆辉下的两局,一胜一负,虽然对着自己爷爷,陆锦年有意放了些水,但确实并不轻松。

她也是多得有现代的学习底子,才略占了上峰,老易国公棋力应该更厉害些吧,陆锦年大致评估了一下,才选了一个适合的残局摆了上去。

就听老易国公没憋住,还是拆起了陆荆辉的台,“锦儿我跟你说,这老货别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也是个有心机的。”

“当年我受伤养病,提拔他做副将好盯着点军营,不少人酸溜溜的说他是运气好,会巴结人,他一恼,为了撇清和我的关系,根本都不和我碰面。”

“实在遇上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也是苦巴巴的琢磨城书文,悄悄让人捎给我,后来我养好伤,发现这货已经把军营里的人驯服的服服帖帖的了,真是,有种连信都别给我写啊混蛋!”

“还好意思说我,当时我还是个小校卫,你越过那么多有经验的前锋副帅,提拔我做副将,我都怀疑你是故意让我成为众矢之的的。”

“后来我被先皇任了大将军,你还调侃我是武将中文采最好的,文官中最会行兵打仗的,不知道我草根出身,在入军营前,连名字都写不全嘛!”

老易国公笑道,“小校卫又怎么了,听说四年前匈奴进犯,后来力挽狂澜的就是个小校卫。”

陆锦年落子的手一抖,很快又将棋子落下,“两位爷爷,孙女已经摆好了。”

老易国公看了陆锦年一眼,瞟了瞟陆荆辉,陆荆辉嘿嘿一笑,“老易,咱们破局吧。”

这时,易国公夫人带了些茶点过来,端庄笑道,“爹,恕EX失礼,才知爹有客人到访,前来拜见。”

老易国公点点头,“你在花园里待客,你吩咐人送茶水过来就行了,何必自己跑过来一趟。”

陆荆辉这才想起来道,“左右老夫也不是什么贵客,就是个乡野村夫罢了,说来差点忘了,老夫种田带了点土特产来,沐棋,拿上来,给老国公炖汤喝。”

陆锦年扶额,怪不得爷爷出门前还让沐棋打包了些红薯萝卜,感情真是当上门礼送的啊。

老易国公和您是一个战壕里打滚出来的,可能是不觉得什么,可现在的易国公可没上过几次战场,不懂您的淳朴,国公夫人原就是个大家闺秀,您确定不会被当做上门找茬的?

忙在沐棋准备去拿红薯的时候,站出来道,“晚辈见过易夫人,爷爷在农庄闲云野鹤,偶尔还能从土里挖出些药材来,故称土特产,为拜访贵府,挑了棵百年灵芝,既可调理身子,又有美容养颜之效,愿易爷爷身体康健,愿易夫人青春永驻。”

沐棋听了陆锦年的话,连忙转手去把陆锦年出门前交代他带上的灵芝双手奉上。

易夫人见陆锦年谦谦有礼,温柔大方的笑了笑,命人接过沐棋奉上的灵芝。

老易国公瞅了瞅灵芝,又看了看堆在角落里的红薯萝卜,立即知道了始末,感慨道,“你孙女,可比你会办事多了。”

陆荆辉,“……”第19章结束

桦阳的《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就可以了哦~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作者:桦阳状态:已完结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萧夙陆锦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桦阳所写的《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萧夙陆锦年小说: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种花养草,不争不抢,利用现代经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然后……她撩到了什么鬼?说好的病弱小绵羊,怎么变成了精分大魔王?货不对款,她要退货差评!某男一本正经:“本品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服务,至于除了退货之外的其他事项,可以床上慢谈。”“咦!”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