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1:42:33作者:桦阳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萧夙陆锦年,是桦阳创作了萧夙陆锦年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种花养草,不争不抢,利用现代经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然后……她撩到了什么鬼?说好的病弱小绵羊,怎么变成了精分大魔王?货不对款,她要退货差评!某男一本正经:“本品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服务,至于除了退货之外的其他事项,可以床上慢谈。”“咦!”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萧夙陆锦年 免费试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章 牵连

萧夙能够不经意的直接叫她的名字,陆锦年可不敢。

端着一百零一号的笑容,陆锦年走进拱手,“见过怀王爷。”

见到他们如此熟络的打招呼,萧冉曦不淡定了,“堂兄,你和陆大小姐认识。”

萧夙垂下眼睑,“前日孔廉兄请我喝酒,是陆大小姐帮我挡的。”

陆锦年笑道,“多得王爷不吝,让小女白得了三坛冰琼雪酿。”

“冰琼雪酿,那群纨绔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让你喝那种酒!我回去就禀告父皇!”

萧冉曦竖起眉毛,怒气冲冲的要站起来,却被萧夙制止,“冉曦,我没事。”

“堂兄,你就是太好脾气了。”

陆锦年偏头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萧冉曦,已经知道这位姑娘的身份了,当今皇上有七子一女,这位就是当朝的晨嘉公主了,如果真要与匈奴和亲,是和亲公主的首选。

笑意深了深,陆锦年道,“王爷和公主感情真好,小女便不打扰了。”

“慢着!”萧冉曦眼睛一亮,她怎么就把正事给忘了,上下打量着陆锦年。

“你就是把我弟弟小七吓哭的女人?不过你长得很好看,小七肯定不是被你的脸吓哭的,你偷偷告诉我小七哭的真相,看在你帮我堂兄挡酒的份上,本公主就不与你计较小七的事情了。”

“小女不敢。”

萧冉曦蹙起眉头,“你不说?”

“小女不敢承公主的夸奖,”陆锦年笑得温文尔雅,“当着国色天香的公主面前,点头承认自己长得好看,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萧冉曦呆了呆,只觉自己的小心肝噗通一声,脸色不由得红了起来。

陆锦年趁萧冉曦没反应过来,继续道,“在美丽的公主面前,小女本该知无不言,可事关七皇子殿下的秘密,小女答应过七皇子要保守秘密,所以只能对公主说抱歉了。”

“宁可被谣言成第一丑女也不说?”

“这是小女和七皇子殿下间的约定。”

“那好吧。”

见陆锦年语气真诚,萧冉曦只好叹了口气,若是一般的人她肯定不会就此作罢,不肯说。

她身为皇室公主,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但陆锦年诚恳的语气和态度,以及不着痕迹的夸赞,听得萧冉曦有些飘飘然。

身为皇上唯一的女儿,萧冉曦得万千宠爱,但身在皇宫中的她怎么能分不清谄媚献好,和真情实意的区别?

皇宫中的人知道了谁的秘密,恨不得不到第二天就传播出去,像陆锦年这样,为了保守皇子的秘密,担了四年丑女的名头,实在大义,当即对陆锦年多了几分喜欢。

如果陆锦年知道萧冉曦心中所想,一定会吐槽,少女你实在是想多了,如果不是她自己放任不理,谣言再怎么也不可能传播四年之久,她和七皇子只是各取所需。

“既然如此,小女就不耽误王爷和公主交流感情,前日听掌柜的说锦绣坊入了一个新花样,不知道进度如何,小女很是期待。”

萧冉曦好奇道,“新花样,刚才掌柜的怎么没有说起,是什么样子的?”

陆锦年故作深沉的摸摸下巴,“掌柜的说是一种咱们这很少见的花,叫什么矢车菊,很新奇好看的样子。”

萧冉曦立即拍了椅子柄,扬声道,“掌柜的,快来,刚才怎么没告诉我啊。”

纹秋听言很快走了过去,内心吐槽不已,她哪里知道什么矢车菊的新花样啊。

不过不能拆自家小姐的台,只能道,“因为是前几天才接到的新花样,最近制作成衣的活计比较多,就先搁置了起来,没想到提了一句,小姐就记住了,既然小姐们都那么期待,我便赶一赶时间,尽早制作出来。”

萧冉曦很满意,“新花样是不是独一无二的?我要预订第一匹新花样的布料,制作成衣裳,到宫宴的时候穿,肯定会成为焦点!”

陆锦年眸光微转,冲纹秋几不可查的摇摇头。

从明轩国第一代皇帝起,就有每年三月初举办宫宴,宴请王公大臣及其家眷进宫一聚的习惯,一直到现在。

这次匈奴在这个时间里派遣使者,又报了和亲的目的,为了让和亲公主亮相,会凑到宫宴时间的可能性很高。

她只是想借萧冉曦之口,在王公大臣的家眷中传播出有矢车菊花样的消息,以引起匈奴公主的注意。

可不想让萧冉曦穿着矢车菊花样的衣服,再宫宴中出场,让匈奴人以为我国的公主在刻意讨好他们,给他们要求两国公主交换和亲的脸面和勇气。

“公主气质出尘,自然是宫宴的焦点,何须新花样添彩?”

陆锦年佯装震惊,“而且冬末春初,世家大族们赶制新衣的肯定不少,今儿已经二月十八,赶在宫宴前制出新花样的布匹就很够呛了,再做新衣服,恐怕……”

萧冉曦撇了撇嘴,“什么焦点啊,阿锦你都不参加宫宴,所以不知道。”

“最近这些年,宫宴的头筹不是第一才女易南枝夺得,就是梁京的琴绝陆轻婉、舞绝苏佩环,去年就是陆轻婉得的,不就是会弹个琴么,有什么厉害的,四皇兄还总是偏袒她。”

陆锦年,“……”可以当做是小孩子的嫉妒么?真可爱啊……

“哼,没有新花样的衣服就算了,好生没趣,我回去修理小七玩去,堂兄,我要回宫了,你好久没进宫给父皇请安了,要不要一起去?”

萧夙探究般的看了陆锦年一眼,转而对萧冉曦摆摆手道,“不了,改日我在进宫,看天气仿佛要下雨了,我直接回府便是。”

萧冉曦失落的耸拉下肩膀,倒是没强求,反而一把握住陆锦年的手,“阿锦,今年宫宴你会参加的对吧。”

“这个……”陆锦年满头黑线,公主殿下您这么自来熟真的好么!

只是对着萧冉曦探照灯般明亮的眼睛,抽了抽嘴角,轻咳一声道,“往年是自负声名粗鄙,登不得宫堂之上,今承蒙公主看得上小女,定然不负好意。”

“那就是会来啦,到时我等你哦。”

萧冉曦欢呼一声,奔出了锦绣坊,指挥着锦绣坊的小厮把买的衣服放在马车上,而后坐上马车往皇宫驶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一章 互相试探

闹腾的人走了,陆锦年向萧夙礼貌性的点点头,便转而去了挑选布匹的地方,象征性的选了两匹布料,不经意的把放在袖子里的矢车菊花样设计图交给纹秋。

再转身,发现萧夙一瞬不顺的望着自己,觉得很奇怪。

对上他琥珀般清亮的眸子,陆锦年坦然道,“不知王爷有何见教?”

萧夙抬眸,“你昨天抱我的时候不是这样说的。”

“噗……”陆锦年扶额,“王爷,请不要说些引人误会的话。”

还好萧夙声音不大,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否则被旁人听去不定会怎么传呢。

震惊,大将军府嫡女不仅是无盐草包、和男子拼酒的粗狂女,还彪悍到当街强迫病弱王爷……

她是不在意名声什么的,但也不能太过火。

萧夙将她的为难收入眼底,低低的笑了起来。

声音喑哑,融入夹带着料峭春寒的空气里,如丝竹奏鸣般好听。

“我只是觉得太过巧合而已,矢车菊,在明轩国虽少见,却不是什么名贵的花种,很少有人会想到用它做成衣裳穿起来,但是放在草原就不一样了。”

陆锦年心头微动,寻了萧夙身边的椅子坐下,面上不以为意道,“做生意图个出奇制胜,可能正因为少见且不名贵,锦绣坊才想弄出来试试。”

萧夙瞥了她一眼,淡笑,“阿锦倒是很懂得如何做生意。”

“小女不会做生意赚钱,倒是很会花钱,新奇的、出人意料的东西总是会吸引我将荷包打开。”陆锦年满头黑线,“再说,王爷,我俩也没有很熟,阿锦这个称呼不太合适。”

萧夙不置可否,“我只是觉得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了。今早鸿胪寺卿递了折子,说接到了匈奴部落的消息,二月末匈奴使者将抵达梁京,以巩固两国友好。矢车菊,是匈奴部落的吉祥之花。”

陆锦年抬头定定的望着萧夙,“小女听闻怀王爷身体欠安,不问朝政,是个闲散王爷。”

萧夙掩唇咳嗽两声,“我是。”

骗鬼啊!

陆锦年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刚才的几句对话都是在试探,她在萧冉曦面前先提到了矢车菊,并且将它推到了锦绣坊身上。

以后萧冉曦知道矢车菊的意义后,想到的也是锦绣坊而非她,但萧夙却是早就知道矢车菊的意义,加上匈奴来使的消息已经送到了皇上面前,确实是很巧合。

可就算如此,萧夙想问也应该是问纹秋而非她,难道她露出什么破绽了么?

再加上,萧夙作为一个闲王,为何会关心匈奴来使的问题?

看样子这只小绵羊,并不如面上看起来的这样不问世事,柔弱可欺,她堂堂陆大指挥官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锦绣坊外一声响雷在空中炸响,紧接着噼里啪啦的雨点落了下来。

陆锦年默默摇了摇头,萧夙为人如何,不简单又如何,就算这是只披着小白绵羊皮的黑山羊,不和他扯上关系就成了。

“王爷,小女该买的布料也买好了,趁雨势未大,先行告辞了,王爷身体孱弱,也尽快回家休息才是。”

萧夙见陆锦年起身,也站起来,拉住她的袖子道,“等等,我……”

“恩?”

萧夙很是诚恳,“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所以?”

“我没拿伞。”

陆锦年抬起下颌望着他,没办法,谁让身高差在这放着,她不能不仰头。

“阿锦,送我回家。”

陆锦年抽抽嘴角,“王爷拒绝公主的时候那么干脆,早知天气不好,原来不仅没带马车,连随从和雨伞都没带的么?”

萧夙不言,算是默认。

陆锦年两手一摊,“可惜,小女我虽然带了侍女,可是同样没带伞,我和我的侍女身体强健,淋淋雨倒是没什么,王爷的身子骨,着凉可就不好了,不如这样。”

“我让我的侍女去王爷府上,让府上的人准备辆马车送来,也省得王爷淋了雨水受了风寒。”

萧夙眸光闪闪,半晌,道了声“好”。

有了萧夙的应允,陆锦年便让依暖用轻功前去,快些行动,然后再次坐在椅子上,任由萧夙打量。

反正依暖会武功她又没打算瞒着,发现就发现吧。

没过多久,一辆装饰质朴的马车便停在了锦绣坊的门口,陆锦年看着笑嘻嘻跑回来的依暖,从袖子口袋里抽出一条手绢帮她擦干脸上的雨水。

坐在马车车夫位置上的人也跑了进来,对萧夙拱手抱拳道,“属下来迟,还请主子责罚。”

萧夙掀了掀眼皮,瞧了瞧陆锦年和依暖的样子,对青影道,“那就罚罚吧。”

青影脸上有一丝僵硬,噫!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才对啊!

萧夙并不理会他,而是对陆锦年道,“马车来了。”

陆锦年,“哦。”

“需不需要送阿锦一程。”

“不需要。”

对话终了,萧夙只能独自坐上马车,青影紧随其后,驾车离开。

陆锦年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依暖,伸手给了她一个爆栗,“我只是让你去请马车回来,你多做了什么?”

依暖揉揉脑袋,“我就是觉得怀王府的手下很好玩嘛,刚刚那个人叫青影,我跟他说小姐对我可好了,我要是淋了雨生了病肯定会心疼。”

“他不信,说生病了没用的手下肯定会被丢去喂蛇,然后我们就打赌,看看谁的主子才是关爱下属的好主子。”

青影最后肯定是输了。

“原来如此,”陆锦年笑容灿烂,“你和那个青影,打赌赌了多少?”

依暖吐吐舌头,就知道瞒不过,“五十两银子。”

“分我一半。”

“噫!小姐,哪有这样的。”

陆锦年给了她个就是这样的眼神,用她的反应去打赌,也是胆肥了。

纹秋恰时送了两把伞给她们,“小姐,您要的布匹等雨停了便给您送去。”

陆锦年点点头,瞥了依暖一眼,“看见没,多向纹秋学习学习。”

抬脚踏出锦绣坊,街上行人匆匆,陆锦年并不先撑伞,而是伸手去接天上落下的雨滴,豆大的鱼砸在手中,溅碎在掌心,微凉。

依暖见状收起不正经,“小姐是觉得怀王其人……”

“回去再说。”陆锦年嫣然笑道,雨幕之中,三十六骨油纸伞缓缓张开,点点红梅跃然伞面,泠然绽放,“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清楚我要做什么。”

上辈子算是打了一辈子的仗,她已经不再想经历炮火烽烟了,就算现在身处的和平盛世深处暗潮汹涌,虚假的如蝉翼般一触即碎,她也想维持下去,不被别人打扰。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二章 长辈来了

长街上汇聚的水洼,被马蹄踩得飞溅开来,青影甩了甩缰绳,拉着马车的马嘶鸣一声,跑得更卖力了。

青影略微憋屈的想了想,还是没忍住,道,“主子,您说的罚罚,肯定只是说说而已吧。”

马车里铺满了绒毛衾被,萧夙倚卧在上面,稍有回暖的体温让他苍白的脸颊浮现了一丝血色。

“青影,我何时有过说说就算了的?你明天回谷里喂蛇,顺便换蓝语回来。”

“呜呜……”青影往自己嘴巴上拍了两巴掌,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不管自己的属下在内心如何悲鸣,萧夙垂下眼睑思索,半晌后才道,“青影,你觉得陆锦年的人怎么样?”

“主子是问依暖姑娘?”青影皱眉道,“从武功来看,并不高强,隐匿技术也不好,轻功却很卓绝,性子较为张扬,不够稳重,不堪大用。”

“恩,不够稳重,不堪大用,看样子你应该对我的决定没什么意见了。”

青影意识到萧夙是在评价自己,面上一苦,“主子是在意陆大小姐?”

“不是。”

萧夙阖上眸子,不再言语。

局势目前还很平静,在该来的到来之前,他想与这个有趣的女子多接触接触,没想到所有的邀请都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陆锦年比他想象中还要警惕,她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既然最后无论朝纲国局都要乱,那么多拉一个人下水,让它们乱得更彻底又何妨?

……

大将军府门前,朱红的门柱被雨水冲刷得越发鲜艳起来,只是干净的台阶上被丢满了如大蒜、萝卜、红薯诸如此类的农作物。

一个布衣老汉头戴斗笠,将包袱丢在一边,气哼哼的恰着腰,对着大将军府的正门,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大将军府的下人手拿水火棍,秉承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面色为难的看着老汉,“老头儿,我们夫人说,我们大将军府没有什么乡下的农夫亲戚,让您老快走,您老也别为难我们做下人的,趁天色还早,找个躲雨的地方休息好不好?”

“好个屁!”老汉声如罄钟,吼声如雷贯耳,“陆墨亭那个龟孙子呢!快给老夫滚出来。”

下人们脸变得难看了,“怎么敢直呼大将军的姓名!”

老汉,“……你脑子是不是不好使?”重点难道不是龟孙子么……

陆锦年和依暖刚走近大门口,就看见这么一幕,盯着老汉看了半天,终于认出来人是谁了,有些激动的跑了过去,喊道,“爷爷!”

老汉闻声望去,也激动的笑了起来,“锦儿,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

陆锦年没接茬往下唠,看着遍地的农作物,以及凶神恶煞的下人们,挑了挑眉,“爷爷,走,随孙女进去,安顿休息好了再聊天。”

老汉撇了撇嘴,“就怕这大将军府的门槛太高进不去,老夫养了三十多年的好儿子!”

“爷爷,我爹都在军营里住一个多月了,现在掌家的是姨娘沈氏。”

老汉哼了一声,“让一个外人掌家,他倒是心大。”

陆锦年叹了口气,心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看向下人们的眼神都带着不善,“你们是让开,还是让开,还是让开。”

下人们面面相觑,对着陆锦年,手里的水火棍又握紧了几分,“大小姐,是夫人说不让进去的……”

“原来如此,”陆锦年漂亮的狐狸眼微眯,盯着这几个人,“你们的长相,我记住了,依暖,开路。”

“是!”

依暖合上雨伞,跳上台阶,以伞做剑,往人群中横扫过去,下人们猝不及防,摔倒一地。

陆锦年搀扶着老汉,往大将军府内走,末了还回望了众位倒地不起的人一眼,语气悠然道,“本小姐记性可好的很,以后你们见了我最后滚远点,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到时候身上的伤,只会比现在重哦。”

进了自己的院子,陆锦年让依暖安排老汉住在院子的偏房里。

陆锦年的院子虽然比不上沈氏的院子面积大、装修华丽,但该有的东西都有,干净的空房不少,倒也不怕没地方住,就是老汉看了很是不满,拍着自家孙女的肩膀叹气。

“锦儿啊,你看你堂堂大将军府的嫡女,衣食住行都不如她一个姨娘两个庶女的,你爹爹就是个糟心的货,当年我怎么没打死他算了。”

陆锦年抽抽嘴角,“爷爷,庶女也是您孙女,我爹是您亲儿子,而且是朝廷命官,打死他可是要被抓了处斩的。”

老汉怒道,“老夫也是!前任朝廷命官!”

陆锦年,“……”

当朝大将军的亲爹,陆锦年的亲爷爷陆荆辉,是明轩国前任的大将军,年近七旬,已离官致仕多年。

大将军的职位并不世袭,她爹陆墨亭没有靠陆荆辉的任何关系人脉,是在兵营里从小兵做起,一路拼搏上来的,恰逢陆荆辉卸任,刚好补上了大将军的缺位。

陆家草根出身,在祖居村子里有一亩良田,一直一夫一妻一脉单传,到了陆荆辉这代,自顾自的跑到了兵营上了战场,摸爬滚打到了大将军的位子,娶一娇妻,育有两子,自此,陆家从祖起的独苗传说被打破。

大儿子陆墨亭从武,紧跟父亲步伐官至大将军,二儿子陆墨笙从文,像极了陆荆辉的妻子,官至鸿胪寺少卿。

陆荆辉开始,对这个继承了自己衣钵的大儿子还是很看好的,直到陆墨亭不声不响的纳了沈氏为妾,气得正妻离家出走。

不过就算父子两人闹掰,陆荆辉也仍是很骄傲的觉得,陆墨亭行军的那一套颇有他的遗风……

陆荆辉致仕后直接谢绝了两个儿子的养老请求,回到祖居地,开辟菜园,种点庄稼,马上就要到播种的时候了,这时候跑过来,让陆锦年着实意外了一把。

“说起来,爷爷回来怎么没托人捎个信?孙女也好提前准备啊。”

而且最近匈奴来使啊,就算陆锦年没亲眼见过,也听说过,陆荆辉从戎时连斩匈奴几员大将,看匈奴人就没顺眼过。

三年前明轩国和匈奴间协议来往通商时,发了好大一通火,这次来不会是听说了什么消息吧……

陆荆辉瞪了她一眼,“听说你那个姨娘在给你选夫?”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三章 红油蜡烛小皮鞭

陆锦年呆了呆,才恍然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沈氏已经放弃了,爷爷不会是因为这事才来的吧。”

陆荆辉抹了把脸,“好孙女,这事难道还没有重要到让爷爷回来看你么?你爹从你娘亲走后我就看出来,他是彻底废了。”

“你哥好是好,却是个书呆子,你们一家我就看好你,可不能随便选个人娶了,到时候撑不起门庭,丢脸。”

虽然觉得陆荆辉已经从心里同意了她今后娶人,而不是嫁人,但是陆锦年还是很谦虚的笑道,“我哥哥也不错。”

“……”

用完晚饭,陆荆辉又和陆锦年对弈了两局,才去休息。陆锦年望着堆在角落里的胡萝卜、红薯之类的农产品,不觉笑意蔓延眼底。

她上辈子最羡慕的就是,部队里战友的家人,偶尔托人捎过来的家乡特产,虽然腊肉咸菜的并不怎么值钱,也不是说会有多好吃,但对陆锦年来说,却是她求之不得的关爱,没想到这辈子达成了。

一颗一颗的拾起棋盘上的落子,陆锦年问道,“依暖,沈氏的院子里有动静么?”

依暖摇摇头,“没有,那些个拦着老将军的下人都向沈氏通报了,但是沈氏没什么反应。”

“这样啊,依寒回来了没?”

“还没有。”

陆锦年淡笑,“说起来,陆轻瑶和裴清策划的事情,就是在明天吧,这雨估摸着明早就能晴了,雨过天晴,大地回暖,该是最热闹的时候了。”

“小姐,咱们是要等着?”

“恩,等着。”

雨水果真连绵到了夜里,还未到子时,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摸进了陆锦年的房间,却没有贸然推门进去,而是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里伸进去一根吹管,将吹管里的药粉出进去,听了半天没有响动,才蹑手蹑脚的进去。

然而还没摸到陆锦年的床,就听背后‘咣当’一声,房门被关上了。

“阁下真是姗姗来迟,让本小姐好等。”

人影听声音,脊背一僵,很快反应过来,笑嘻嘻道,“原来陆大小姐早就知道今晚的事,让美人儿恭候多时,可是小爷的罪过。”

“少扯淡,沈氏给了你多少银子,我出双倍,把她让你对我的事,对她做一遍。”

人影滋溜着口水,“沈氏出了一百两银子让小爷破了大小姐的身子,既能赚钱又能享受美人,但大小姐肯出双倍是很好,但是沈氏那个老婆娘,可比不上大小姐细皮嫩肉的滋味好啊。”

“这么说,生意是谈不拢咯。”陆锦年秀气的打了个哈欠,“暖暖,寒寒动手吧。”

陆锦年话音刚落,屋子里的蜡烛就被点燃,趁人影还没反应过来,依寒眼疾手快的把人的两条胳膊卸了下来,依暖对着人影,一手拎着红乎乎的辣椒油桶,一手拿着小皮鞭,蘸上辣椒油就朝人影招呼。

强势围观着古代S/M现场,陆锦年搬了把椅子,坐在一旁,摸索出一小把瓜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人影疼得满地打滚。

“啧啧,太难看,暖暖,停下吧。”

依暖听话的收手,人影却躺在地上扮起了死尸。

陆锦年勾了勾唇,“脸看着还行,就是身上没什么肌肉,短小无力,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采花贼的。”

‘死尸’激动的从地上坐起,不过两个胳膊都脱臼了,行动不便,中途一头砸在了桌子腿上,即便这样也没耽误他认真的检查自己的下面。

衣服虽然被鞭子抽的破破烂烂,像一条条的绳子挂在身上,但裤子还是完好的。

人影又羞又愤,“哎呀……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对男人说这样的话!你不知道短小无力,是对男人最大的羞辱嘛!”

陆锦年翻了个白眼,送了他两个字,“呵呵。”

“阁下一点也不着急,是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的身份,不敢对你怎么样,还是以为本小姐知道你的身份,所以不会对你怎么样?”

“有区别么?”人影动了动,鞭痕的伤口和着辣椒油的灼烫感,让他不由的呼痛出声,“反正你不会对我做什么。”

“这话很奇怪,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可不带表我不能对你做什么,你就不好奇本小姐为何能做好准备等你过来,又为什么你吹了迷药进来,却没用?”

陆锦年翘起二郎腿,悠然自得的晃着脚丫子,“看在你脸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的份儿上,本小姐大发慈悲的给你两个选择。”

“一是本小姐把沈氏交给你的药塞你嘴里,趁你意识不清,把你的胳膊安回去,扔沈氏房间里,二是把药给沈氏吃了,不仅不把你胳膊安好,还将你绑起来,扔沈氏房间里,你选哪个?夜引阁三把手,采花书生墨如风。”

“你怎么知道的!”

墨如风心头一惊,质疑的话脱口而出,可对上陆锦年漆黑的眸子,马上闭了嘴,暗暗反思。

他怎么那么笨,吹出去的迷药没用,沈氏给的药却在陆锦年的手里,早有准备的辣椒油小皮鞭……他和沈氏的交易都在陆锦年的掌握之中,顺藤摸瓜查出他的身份岂非正常!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墨如风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后,立即扬起脑袋道,“女神,救救我,我不想对沈氏酱酱酿酿,也不想沈氏对我酱酱酿酿!”

陆锦年挑眉,“那你说本小姐该拿你怎么办,想必过不了几个时辰,沈氏就要找借口带着人来捉奸了,所以给你考虑的时间有限,本小姐耐性不好,你快点把握哦。”

墨如风都快要哭了。

陆锦年看着他扭曲的脸,反倒笑得更开心了,“看你对沈氏那么抗拒,我建议你选择第一个,毕竟在药物作用下,你已经没有意识了,身下的是谁,对那时的你来说都没关系。”

“而第二个选择嘛,相信我,我会让你全程清醒的被沈氏……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虎,沈氏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啊,不知道还懂不懂得怜爱你。”

墨如风崩溃,疯疯傻傻的僵滞半晌,到底转过弯来了,“陆大小姐,放了我,你要什么条件。”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十四章 条件

陆锦年猜到,沈氏弄出她择夫嫁娶这一出,不会因为被她威胁敲打一番便善罢甘休,便派人自己手下的暗卫暗中盯着点沈氏了。

无论是沈氏找陆轻瑶要药,还是去夜引阁的据点联络和墨如风的交易,陆锦年都知道,所以率先让依寒去把墨如风的迷药换了,在屋子里守株待兔。

但是陆锦年还是很意外,沈氏一商贾之女,嫁做人妇这么多年,为什么会知道江湖上的夜引阁,还能准确的找到和夜引阁做交易的地点。

而且那种准备用在她身上的药,是陆轻瑶给的,陆轻瑶一闺阁女子,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还是说,沈氏和陆轻瑶,背地里和什么江湖势力有关系?

想到这里,陆锦年挑起眉梢,冲墨如风笑得很没诚意,“哪有什么条件,只是听说采花书生采花无数,本小姐倒想看看,采花书生被人采,会是什么样子。”

“女神,不要啊!”

“那要看你能提供些什么,说得多了,有意思了,本小姐听得高兴了,就放了你。”陆锦年睨着他道,“你说的对,我放你是有条件的,但你还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墨如风心里发苦,他怎么一时想不开,就接了沈氏的这个任务。

本来被大哥派到这里蹲守夜引阁在梁京城的产业,墨如风还觉得无聊,算账做生意什么的他不擅长,至于别的,梁京城里权贵世家是很多。

但是那些人手里都有属于自己的死士暗卫,做些阴暗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哪里会拜托他们,谁知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沈氏找上夜引阁,说要破了陆大小姐的身子。

一百两银子普通人,就算是官宦人家也会觉得是一大笔钱财,但墨如风并不放在眼里,心里鄙视着沈氏对待嫡女的丑恶,却对这个顶着第一丑女名声,可仅露一次面就惊艳了众人的陆大小姐很感兴趣,没想到……

呜呜呜,悔不当初。

“女神,好歹告诉小的,你想知道关于哪方面的事情?”

墨如风表情谄媚,他是看清楚了,陆锦年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如果他自顾自的说出什么东西,不仅不能让陆锦年放了他,还可能以此为要挟让他说出更多东西。

如果一不小心触及道夜引阁的机密,就算陆锦年放了他,他大哥也会打死他的!

陆锦年点点头,“告诉我你们夜引阁的联络方式,还有沈氏,是如何知道联络你们的地点的。”

“这个啊,女神,夜引阁相互间的联络就算是我也不能随便透露,至于沈氏,小的也很好奇她是怎么知道夜引阁的交易方式的……”

墨如风如实作答,望着陆锦年变得阴沉不定的脸色,慌忙道,“不过小的,小的可以告诉女神如何单向联络我们,我把我的令牌交给你,今后女神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依暖不屑的轻嗤一声,“我家小姐要做的事,哪需要你们?”

“好了依暖,夜引阁在江湖声望很高,活跃的重心虽是在明轩国,可手下势力,南芸国和瑞希国皆有分布,这点,咱们就比不过,所以勉为其难算是有些用处的。墨如风,你的牌子在哪?”

墨如风听陆锦年对他们的评价,心里不太是滋味,却不敢反驳什么,“就在我裤子兜里面,不过我的手这个样子,没办法拿。”

陆锦年干脆的把坐在地上的墨如风踢翻,自己动手把牌子翻了出来。

“你死心吧。”她是不会把他的胳膊安回去的。

“……”墨如风,“内个,女神,是不是就不用把我送去给沈氏了?”

“也是,”陆锦年摩挲着手里的牌子,牌子中心有一个墨字,花纹繁复古拙,难以模仿,想必是真的。

“本小姐很欣赏你识时务的作风,依寒,把墨如风给绑了,再泼点辣椒油,扔回他们夜引阁。”

“咦咦咦!女神你不讲道理。”

陆锦年白了他一眼,“本小姐只说不把你送去给沈氏,没说别的啊,送你回家还那么多废话。”

又拿出陆轻瑶给沈氏的药,交给依暖道,“我药理不太好,只能大概分辨出这是一种烈性药,口服作用最佳,但是磨成粉也可用,就是效果不太强烈……砸碎成粉洒沈氏身上好了。”

墨如风闻言打了个哆嗦,这药他也看过,外用效果确实不好,但也不是没有,要解决除非找个男人,或是忍到药性过去,沈氏再怎么也是大将军的女人,大将军又不在家,就只能自己挺过去。

“真狠。”

“你说什么?本小姐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陆锦年笑道,“你若是改变主意了,我还是可以把你送到沈氏那里的。”

“不不不,小的从未见过女神这样善良之人。”

陆锦年摸摸下巴,“虽然你的话很违心,但是本小姐听了还是很开心,这样吧,为了表现本小姐的良善,依暖,洒药的时候顺便把爷爷带来的小黄瓜、小茄子什么的捎过去几根。”

依暖不解其意,却还是照办了,墨如风则是要惊呆了。

陆锦年盯着已经被依寒捆成粽子的墨如风,视线下移到某处,“墨公子有意见?需要本小姐把你的小黄瓜割下来送给沈氏么?”

墨如风在陆锦年的视线下迅速夹紧双腿,低下头不再说话。

都说人不可貌相,这说起话来百无禁忌的女子真的是陆大小姐嘛!或者说,比他还豪放真的还算是个女子嘛!哭唧唧……

把该送走的人送走,该做的事做完,陆锦年才躺回床上小憩一会儿,结果才浅眠一会儿,就被自己院外的嘈杂声吵醒了。

天蒙蒙亮,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将地面的痕迹洗刷的干干净净,到处湿漉漉的,凉气逼人,仿佛冬季最后余韵的延长。

陆锦年望着自己院子里被雨水冲刷倒塌的花墙懵了一会儿,伸了个懒腰,才磨磨蹭蹭的走到吵闹的地方。

“哟,这不是陆二小姐和陆三小姐嘛,大清早聚到本小姐的院子前,不知有何贵干啊。”

桦阳的《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就可以了哦~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作者:桦阳状态:已完结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萧夙陆锦年,是桦阳创作了萧夙陆锦年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种花养草,不争不抢,利用现代经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然后……她撩到了什么鬼?说好的病弱小绵羊,怎么变成了精分大魔王?货不对款,她要退货差评!某男一本正经:“本品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服务,至于除了退货之外的其他事项,可以床上慢谈。”“咦!”

在线阅读